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故事鬼故事牙科医院

牙科医院

美文阅读网雪羽仙音围观:更新时间:2017-05-25 10:21:23

  小玲剛從大學畢業,好不容易在人海的招聘會中找到了一個不錯的工作,在一家私人牙科醫院做醫生的助手,工資特别高,還不需要學醫文憑,工作也很簡單。

  今天是她第一天上班,她抹了淡妝,衣着端莊,站在這棟四層高大樓上,益荟齒科四個銀光大字,在陽光下反射着刺眼的鋒芒。

  雖然這座城市空氣不好,整個醫院的玻璃也都灰蒙蒙,讓小玲有些壓抑,但面對新的工作新的同事,小玲的心依然亢奮。

  這家醫院似乎生意清冷,這會兒隻有前台兩個姑娘在閑聊,小玲走進去告訴她們自己是第一天來上班,其中一個姑娘隻是看了小玲一眼,伸手指指旁邊的電梯,另一個姑娘看也不看小玲冷淡的說:“四樓”。

  小玲笑着謝過,心底感覺有些不适,作爲前台居然這麽冷漠,難怪客人都沒有。她環顧四周,前台旁是一間休息室一樣的房間,裏面有三個沙發,沒有人坐在那裏,但壁挂的大電視開着,循環無聲放着醫院的種植牙齒的廣告。

  “李醫生真夠不講情的,我想做他助理,他還看不上,居然高價請那個女人,我看了一眼,長得也不怎麽樣。聽說還不是學醫的。”一個前台聲音雖然小,可是在無人的大廳裏,小玲聽得清清楚楚。也許她就是故意說給她聽的。

  小玲知道她在說自己,有些尴尬,正好電梯來了,裏面走出來一個臉色痛苦的中年婦女,捂着半個臉,眉頭緊鎖,看見小玲正看着自己,她恨恨的瞪了小玲一眼,擠過她身邊走了。

  小玲感覺莫名,今天遇到的人怎麽都兇神惡煞的。她匆忙鑽進空無一人的電梯,按電梯的時候發現沒有四樓,三樓之上就是五樓,小玲一愣,大概是數字四不吉利吧,把原本的四樓在電梯裏改成五樓了吧,這麽一想,小玲便按了五樓。

  不知道爲何,或許是第一天上班有些焦灼不安,有些緊張的情緒,雖然電梯裏沒人,卻讓她感覺周圍都是異樣的眼光在偷窺自己,讓她無比壓抑。

  她甚至在電梯裏轉了一圈,确定電梯裏沒人。她自嘲一笑,看見電梯内的醫院海報上的牙齒整形對比圖,看到一張全口種植的圖,金屬的黑和假牙的白,下颔的骨頭,小玲啧啧,想到那麽多工具在嘴裏敲敲打打,這人要受多大的罪哦。她這會兒是無比慶幸自己有一口潔白整齊的牙齒。

  這時,那張牙齒整形對比圖的嘴似乎張開了點,漸漸的在張大。小玲有些驚訝,難道這是個液晶屏,不是一張海報?這時候,牙齒的骨骼漸漸消失,慢慢顯現出一張女子張大口的嘴,上面竟緩緩出現一張女子慘白的臉,那張臉冷冷的盯着小玲。

  小玲吓了一跳,正好電梯門開了,她魂不守舍地跑出去,這做得也太吓人了。

  小玲出了電梯,身邊走道裏有幾個人走動,她頓時心安不少,因爲剛才隻是眼前的一瞥,回想一下大概覺是自己沒睡好,神經衰弱導緻眼花看錯了,自己吓自己吧。

  “您好,有預約醫生嗎?”前台陳倩對站在電梯口不知所措的小玲微笑着說。

  小玲回過神來,有些爲自己剛才差點在電梯裏喊出聲感到難爲情,說:“不好意思,我是李醫生的助理,今天第一天上班。”

  “李醫生沒跟你說嗎,他一直是夜班的,你跟他一樣,晚上八點上班到十二點下班。”陳倩說着指了指電梯左側通道最裏邊的一間說,“那間就是李醫生的工作室,分外間和内間,李醫生一般都在内間,你晚上直接去外間等候,有病人來就協助他,沒有病人别去内間打擾李醫生。”

  小玲感激地謝過陳倩,回想樓下的那兩個前台,陳倩真是熱心。小玲很想詢問她李醫生是否容易相處,但看見有客人來前台咨詢,怕打擾她就沒有多問。看到前台有醫生的名片,找了找,卻沒有找到李醫生的,大概被拿完了吧。

  回到家後,小玲躺在床上休息,忍不住好奇的想,這個李醫生是男是女,晚上第一天上班要怎麽做才能讓李醫生滿意……想着想着,小玲就睡着了。

  天已漸黑,小玲醒來已經是晚上七點,起床後,梳洗一番便匆匆往醫院跑,第一天工作遲到可不好。到了醫院門口,發現醫院隻有四樓的兩間屋子在窗簾的遮蓋下泛出幽暗的燈光,還有底樓正廳前台亮着燈,其餘樓層都是一片漆黑。

  正廳門外是兩個慘白的路燈,照着小玲的臉印在大門玻璃上白得滲人。小玲環顧四周,醫院附近的路上人迹寥寥,十分的冷清,她有點害怕,懷疑困惑的望着四樓的燈光,這私人的醫院真的需要上夜班嗎?晚上會有人來看牙嗎?需要高價來找一個沒有任何醫學知識的助理嗎?

  小玲站在路燈旁,想了很久想不出個所以然,但面對這樣高薪的工作,對于剛畢業的小玲無疑是很大的誘惑。這時候,四樓的床簾後有個黑影在緩緩移動,小玲回過神,壓下自己内心的疑問,深怕被李醫生發現自己站在門口發呆,她急忙推門進去。

  前台還是那兩個冷漠的女子,那兩人眼神直直的對着門外,動也不動,看也不看小玲,就像兩尊雕像,小玲繞過前台來到電梯處,有點佩服她們,上了一天的班,沒有客人時還這麽敬業。

  電梯比白天時來得快,似乎也和白天不太一樣了,哪裏不一樣呢,小玲有些疑惑,感覺空空蕩蕩的,原來電梯裏的顯示屏和廣告牌都不見了。

  三面都是鏡子,小玲走進去,因爲焦慮不安,手一滑,把三樓先按了。等她想按五的時候震驚了,手指遲遲沒有落下,因爲數字三上面的不是五,而是四!!!

  電梯停在三樓,門緩緩打開,小玲卻依然還在猶豫和回憶中,這怎麽可能,他們不可能半天時間裏把電梯給換了……

  漆黑的樓道,綠色的安全指示燈,和白天四樓見到的同樣的前台,或許每層都是同樣的格局吧。小玲膽子小,不敢多看,深怕黑暗的某處忽然蹦出個東西。

  樓上有人按電梯,電梯門關後繼續向上,到了四樓。

  電梯門開了,門外卻沒有人!樓道最末端的門縫裏中透出幽幽的白光,其他房間都隐藏在黑暗裏,太詭異了,如果晚上還營業,怎麽可能不開燈呢?回想兩個前台的表情,詭異的電梯,小玲開始打退堂鼓,可又覺得自己想的太荒謬,好歹自己也是個大學生,居然會想一些虛無缈缈的東西……

  小玲振作精神,邁步走進樓道,走近門口的時候聽見有聲音在說話。透過窗簾的縫隙,隐約看見兩個女子的身影。

  躺在手術椅上的女子說:“李醫生,你看我的最後一顆牙都掉了,蠟燭都啃不掉,今天換的新牙希望能用得久點。”

  手術椅旁的女子說:“這次的滿口牙又白又整齊,馬上到。”說完那女子朝窗外小玲站着的位置看了一眼,那眼神,吓得小玲一陣哆嗦。

  小玲驚覺屋門咿呀一聲打開了,李醫生手持血淋淋的刀具向她撲來……

  “啊!!!!”一聲驚叫,小玲從床上坐了起來,原來是場噩夢。看了一眼挂鍾,已經晚上七點了。

  天已漸黑。小玲梳洗一番後匆匆趕到醫院,站在門口,發現醫院隻有四樓的兩間屋子在窗簾的遮蓋下泛出幽暗的燈光,還有底樓正廳前台亮着燈,其餘樓層都是一片漆黑……

  小玲刚从大学毕业,好不容易在人海的招聘会中找到了一个不错的工作,在一家私人牙科医院做医生的助手,工资特别高,还不需要学医文凭,工作也很简单。

  今天是她第一天上班,她抹了淡妆,衣着端庄,站在这栋四层高大楼上,益荟齿科四个银光大字,在阳光下反射着刺眼的锋芒。

  虽然这座城市空气不好,整个医院的玻璃也都灰蒙蒙,让小玲有些压抑,但面对新的工作新的同事,小玲的心依然亢奋。

  这家医院似乎生意清冷,这会儿只有前台两个姑娘在闲聊,小玲走进去告诉她们自己是第一天来上班,其中一个姑娘只是看了小玲一眼,伸手指指旁边的电梯,另一个姑娘看也不看小玲冷淡的说:“四楼”。

  小玲笑着谢过,心底感觉有些不适,作为前台居然这么冷漠,难怪客人都没有。她环顾四周,前台旁是一间休息室一样的房间,里面有三个沙发,没有人坐在那里,但壁挂的大电视开着,循环无声放着医院的种植牙齿的广告。

  “李医生真够不讲情的,我想做他助理,他还看不上,居然高价请那个女人,我看了一眼,长得也不怎么样。听说还不是学医的。”一个前台声音虽然小,可是在无人的大厅里,小玲听得清清楚楚。也许她就是故意说给她听的。

  小玲知道她在说自己,有些尴尬,正好电梯来了,里面走出来一个脸色痛苦的中年妇女,捂着半个脸,眉头紧锁,看见小玲正看着自己,她恨恨的瞪了小玲一眼,挤过她身边走了。

  小玲感觉莫名,今天遇到的人怎么都凶神恶煞的。她匆忙钻进空无一人的电梯,按电梯的时候发现没有四楼,三楼之上就是五楼,小玲一愣,大概是数字四不吉利吧,把原本的四楼在电梯里改成五楼了吧,这么一想,小玲便按了五楼。

  不知道为何,或许是第一天上班有些焦灼不安,有些紧张的情绪,虽然电梯里没人,却让她感觉周围都是异样的眼光在偷窥自己,让她无比压抑。

  她甚至在电梯里转了一圈,确定电梯里没人。她自嘲一笑,看见电梯内的医院海报上的牙齿整形对比图,看到一张全口种植的图,金属的黑和假牙的白,下颔的骨头,小玲啧啧,想到那么多工具在嘴里敲敲打打,这人要受多大的罪哦。她这会儿是无比庆幸自己有一口洁白整齐的牙齿。

  这时,那张牙齿整形对比图的嘴似乎张开了点,渐渐的在张大。小玲有些惊讶,难道这是个液晶屏,不是一张海报?这时候,牙齿的骨骼渐渐消失,慢慢显现出一张女子张大口的嘴,上面竟缓缓出现一张女子惨白的脸,那张脸冷冷的盯着小玲。

  小玲吓了一跳,正好电梯门开了,她魂不守舍地跑出去,这做得也太吓人了。

  小玲出了电梯,身边走道里有几个人走动,她顿时心安不少,因为刚才只是眼前的一瞥,回想一下大概觉是自己没睡好,神经衰弱导致眼花看错了,自己吓自己吧。

  “您好,有预约医生吗?”前台陈倩对站在电梯口不知所措的小玲微笑着说。

  小玲回过神来,有些为自己刚才差点在电梯里喊出声感到难为情,说:“不好意思,我是李医生的助理,今天第一天上班。”

  “李医生没跟你说吗,他一直是夜班的,你跟他一样,晚上八点上班到十二点下班。”陈倩说着指了指电梯左侧通道最里边的一间说,“那间就是李医生的工作室,分外间和内间,李医生一般都在内间,你晚上直接去外间等候,有病人来就协助他,没有病人别去内间打扰李医生。”

  小玲感激地谢过陈倩,回想楼下的那两个前台,陈倩真是热心。小玲很想询问她李医生是否容易相处,但看见有客人来前台咨询,怕打扰她就没有多问。看到前台有医生的名片,找了找,却没有找到李医生的,大概被拿完了吧。

  回到家后,小玲躺在床上休息,忍不住好奇的想,这个李医生是男是女,晚上第一天上班要怎么做才能让李医生满意……想着想着,小玲就睡着了。

  天已渐黑,小玲醒来已经是晚上七点,起床后,梳洗一番便匆匆往医院跑,第一天工作迟到可不好。到了医院门口,发现医院只有四楼的两间屋子在窗帘的遮盖下泛出幽暗的灯光,还有底楼正厅前台亮着灯,其余楼层都是一片漆黑。

  正厅门外是两个惨白的路灯,照着小玲的脸印在大门玻璃上白得渗人。小玲环顾四周,医院附近的路上人迹寥寥,十分的冷清,她有点害怕,怀疑困惑的望着四楼的灯光,这私人的医院真的需要上夜班吗?晚上会有人来看牙吗?需要高价来找一个没有任何医学知识的助理吗?

  小玲站在路灯旁,想了很久想不出个所以然,但面对这样高薪的工作,对于刚毕业的小玲无疑是很大的诱惑。这时候,四楼的床帘后有个黑影在缓缓移动,小玲回过神,压下自己内心的疑问,深怕被李医生发现自己站在门口发呆,她急忙推门进去。

  前台还是那两个冷漠的女子,那两人眼神直直的对着门外,动也不动,看也不看小玲,就像两尊雕像,小玲绕过前台来到电梯处,有点佩服她们,上了一天的班,没有客人时还这么敬业。

  电梯比白天时来得快,似乎也和白天不太一样了,哪里不一样呢,小玲有些疑惑,感觉空空荡荡的,原来电梯里的显示屏和广告牌都不见了。

  三面都是镜子,小玲走进去,因为焦虑不安,手一滑,把三楼先按了。等她想按五的时候震惊了,手指迟迟没有落下,因为数字三上面的不是五,而是四!!!

  电梯停在三楼,门缓缓打开,小玲却依然还在犹豫和回忆中,这怎么可能,他们不可能半天时间里把电梯给换了……

  漆黑的楼道,绿色的安全指示灯,和白天四楼见到的同样的前台,或许每层都是同样的格局吧。小玲胆子小,不敢多看,深怕黑暗的某处忽然蹦出个东西。

  楼上有人按电梯,电梯门关后继续向上,到了四楼。

  电梯门开了,门外却没有人!楼道最末端的门缝里中透出幽幽的白光,其他房间都隐藏在黑暗里,太诡异了,如果晚上还营业,怎么可能不开灯呢?回想两个前台的表情,诡异的电梯,小玲开始打退堂鼓,可又觉得自己想的太荒谬,好歹自己也是个大学生,居然会想一些虚无缈缈的东西……

  小玲振作精神,迈步走进楼道,走近门口的时候听见有声音在说话。透过窗帘的缝隙,隐约看见两个女子的身影。

  躺在手术椅上的女子说:“李医生,你看我的最后一颗牙都掉了,蜡烛都啃不掉,今天换的新牙希望能用得久点。”

  手术椅旁的女子说:“这次的满口牙又白又整齐,马上到。”说完那女子朝窗外小玲站着的位置看了一眼,那眼神,吓得小玲一阵哆嗦。

  小玲惊觉屋门咿呀一声打开了,李医生手持血淋淋的刀具向她扑来……

  “啊!!!!”一声惊叫,小玲从床上坐了起来,原来是场噩梦。看了一眼挂钟,已经晚上七点了。

  天已渐黑。小玲梳洗一番后匆匆赶到医院,站在门口,发现医院只有四楼的两间屋子在窗帘的遮盖下泛出幽暗的灯光,还有底楼正厅前台亮着灯,其余楼层都是一片漆黑……

标签:牙科医院鬼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