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故事情感口述老公不顾我生理期把我搞得腰疼

老公不顾我生理期把我搞得腰疼

美文网至尊医仙围观:更新时间:2017-05-04 09:22:31

  芳子(化名)潸然淚下說“我丈夫懷疑我在外養‘小白臉’,變着花招折磨我,硬要逼我說出那個野男人是誰。”芳子還沒說到兩句又抽泣起來。爲了穩定她的情緒,我顯得很随意地詢問了一些她與她丈夫的婚戀情況,随着她情緒的漸漸平靜,我了解了她渴望伸冤的緣由。

  原來,長得眉清目秀、溫柔娴雅的芳子,是那種讓人看一眼就感到嬌美的姿色中泛着似水柔情的女人。她大學畢業後應聘到一家公司當會計,丈夫是公司的中層幹部。對芳子加盟公司,他顯得格外興奮,使出渾身解數終于把她的芳心給俘虜了。可是婚後,丈夫就像變了個人,不僅時刻以一個從奴隸到将軍的勝利者的姿态對她指手畫腳,而且自己的許多缺點、毛病也纖毫畢露,動不動就發脾氣、講粗話。性格上的反差加上爲人處世的觀念不同,導緻他們的感情越來越差,吵架成了家常便飯。往往丈夫在理虧詞窮的情況下,還死要面子,如果芳子不服,丈夫就對她動粗施暴。迫于丈夫的淫威,芳子隻好忍氣吞聲,最終妥協。

  豈料,丈夫對芳子的這種委曲求全,維護家庭團結大局的做法不僅不能正确認識,反而認爲她軟弱可欺,得寸進尺地發展到生活的各個方面。尤其是在夫妻生活中,更是随“性”所欲肆無忌憚,無論芳子願意不願意,不論她處于什麽心境和生理情況下,隻要他想做愛,芳子就一定得答應他、配合他,有時甚至在芳子來例假時,他性趣上來了,不管三七二十一地就硬幹。如果芳子敢表示不滿或不從,他就采取拳打腳踢的武力征服。

  一個星期前的一天晚上,芳子在單位加班很晚才回到家。丈夫也許是等不到她早已睡下,她暗自慶幸終于可以睡個安穩香甜的覺了,于是蹑手蹑腳地洗漱完畢,進了女兒的房間。誰知,她剛進入夢鄉就被丈夫的一陣粗魯的撫摸驚醒了。“幹什麽呀,别吵醒女兒啦!”芳子埋怨道。“誰讓你到這邊睡了?”丈夫瞪着眼睛壓住嗓門對她吼道。“我回來晚了,還不是怕打擾你嗎!”芳子溫柔地敷衍着他。“哼!你那點心思騙得了我?跟我到那邊睡去!”丈夫以命令的口氣說。芳子太了解丈夫了,今晚如果不讓他“過把瘾”就不會善罷甘休,隻得乖乖地跟他回到卧室。

  進了卧室的門,丈夫急不可耐地抱着她就往床上倒下去,也許是丈夫用力過猛,竟撞疼了她。“你不能溫柔一點呀?我的腰被你撞得好疼啊。”

  “腰疼?隻要那地方不疼就行。”丈夫一副猴急的樣子就要往她身上壓。

  “求求你,今天我太累了。明天好不好?”芳子向他發出乞求的目光。

  “什麽,你敢耍我?”丈夫說着對她就是一陣拳腳相加的暴打,可憐芳子被打得蜷縮成一團。

  “你别打了。我不是不同意你做,我是怕我沒有力氣配合你,讓你掃興……”

  “隻要你允許我幹,我就有性趣。”丈夫見她求饒了,一把拽下她的内褲……當他摸她的下身時,突然發現裏邊是濕潤的,丈夫頓時火冒三丈:“你口口聲聲說累了、沒有性趣,原來你心裏裝着别的男人。說,他是誰?看老子不劈了他。”

  老公不顧我生理期把我搞得腰疼

  芳子(化名)潸然淚下說“我丈夫懷疑我在外養‘小白臉’,變着花招折磨我,硬要逼我說出那個野男人是誰。”芳子還沒說到兩句又抽泣起來。爲了穩定她的情緒,我顯得很随意地詢問了一些她與她丈夫的婚戀情況,随着她情緒的漸漸平靜,我了解了她渴望伸冤的緣由。

  原來,長得眉清目秀、溫柔娴雅的芳子,是那種讓人看一眼就感到嬌美的姿色中泛着似水柔情的女人。她大學畢業後應聘到一家公司當會計,丈夫是公司的中層幹部。對芳子加盟公司,他顯得格外興奮,使出渾身解數終于把她的芳心給俘虜了。可是婚後,丈夫就像變了個人,不僅時刻以一個從奴隸到将軍的勝利者的姿态對她指手畫腳,而且自己的許多缺點、毛病也纖毫畢露,動不動就發脾氣、講粗話。性格上的反差加上爲人處世的觀念不同,導緻他們的感情越來越差,吵架成了家常便飯。往往丈夫在理虧詞窮的情況下,還死要面子,如果芳子不服,丈夫就對她動粗施暴。迫于丈夫的淫威,芳子隻好忍氣吞聲,最終妥協。

  豈料,丈夫對芳子的這種委曲求全,維護家庭團結大局的做法不僅不能正确認識,反而認爲她軟弱可欺,得寸進尺地發展到生活的各個方面。尤其是在夫妻生活中,更是随“性”所欲肆無忌憚,無論芳子願意不願意,不論她處于什麽心境和生理情況下,隻要他想做愛,芳子就一定得答應他、配合他,有時甚至在芳子來例假時,他性趣上來了,不管三七二十一地就硬幹。如果芳子敢表示不滿或不從,他就采取拳打腳踢的武力征服。

  一個星期前的一天晚上,芳子在單位加班很晚才回到家。丈夫也許是等不到她早已睡下,她暗自慶幸終于可以睡個安穩香甜的覺了,于是蹑手蹑腳地洗漱完畢,進了女兒的房間。誰知,她剛進入夢鄉就被丈夫的一陣粗魯的撫摸驚醒了。“幹什麽呀,别吵醒女兒啦!”芳子埋怨道。“誰讓你到這邊睡了?”丈夫瞪着眼睛壓住嗓門對她吼道。“我回來晚了,還不是怕打擾你嗎!”芳子溫柔地敷衍着他。“哼!你那點心思騙得了我?跟我到那邊睡去!”丈夫以命令的口氣說。芳子太了解丈夫了,今晚如果不讓他“過把瘾”就不會善罷甘休,隻得乖乖地跟他回到卧室。

  進了卧室的門,丈夫急不可耐地抱着她就往床上倒下去,也許是丈夫用力過猛,竟撞疼了她。“你不能溫柔一點呀?我的腰被你撞得好疼啊。”

  “腰疼?隻要那地方不疼就行。”丈夫一副猴急的樣子就要往她身上壓。

  “求求你,今天我太累了。明天好不好?”芳子向他發出乞求的目光。

  “什麽,你敢耍我?”丈夫說着對她就是一陣拳腳相加的暴打,可憐芳子被打得蜷縮成一團。

  “你别打了。我不是不同意你做,我是怕我沒有力氣配合你,讓你掃興……”

  “隻要你允許我幹,我就有性趣。”丈夫見她求饒了,一把拽下她的内褲……當他摸她的下身時,突然發現裏邊是濕潤的,丈夫頓時火冒三丈:“你口口聲聲說累了、沒有性趣,原來你心裏裝着别的男人。說,他是誰?看老子不劈了他。”

  “你今天犯的哪門子邪呀?我壓根兒就不是那種偷人的女人。”人格受到污辱的芳子氣憤地反駁他。

  “你有理啦?我要你,你一再拒絕是事實吧?如果你不是想着那個野男人的話,你那地方怎麽會有分泌物,嗯?”丈夫雙手緊緊地捏着她兩隻纖細的胳膊,疼得她直鑽心。

  “我怎麽知道?反正我對你從沒有外心。”爲此,兩人折騰了一夜。芳子暗自思忖:也許是丈夫晚上的欲望沒有得到發洩,惹得他胡思亂想,隻要她今天晚上好好伺候他一番,說不定就會風平浪靜的。然而,芳子想錯了。丈夫晚上回到家依然抓着“她拒絕與他做愛,可那地方怎麽會有分泌液”的把柄,逼她說出“那個野男人”。精神和肉體都遭受丈夫折磨的芳子,萬般無奈之下,想到求救心理咨詢。

  芳子的遭遇是令人同情的,但她在拒絕丈夫做愛要求的情況下,yin道内會有“分泌液”排出的現象,似乎有點令人費解。稍懂得一點性生理和性心理知識的人都知道,yin道分泌液是女性性快感的指示器——芳子在根本沒有性趣而拒絕丈夫求歡的那天晚上,yin道裏是不會有分泌液排出的,可她恰恰“那地方是濕潤”的,那就不由得她的丈夫懷疑:一定是心裏想着她的心上人,才會有性沖動,才會出現這種現象。

  但是對這個結論的哂脜s是應該有所限制的。根據美國著名性學家葛爾·羅賓在他的《酷兒理論》中的闡述:不能把“yin道分泌液看作是女性的性快感的指示器”,反過來絕對化,變成隻要女性yin道裏出現分泌液,就證明她一定有了性沖動。這應該是對芳子拒絕與丈夫做愛而yin道出現分泌液的最科學佐證。問題是,爲什麽會有這種“反常現象”呢?

  兴苤缘膟in道對于冷暖的感覺能力是很差的,yin道裏已經分泌出潤滑液來,但女性卻未意識到,這種事情是常有的。這種現象證明,女性的性中樞雖然受到了刺激,但本人卻有可能根本沒有覺察到身體的反應。所以,我們絕對不能斷言:女性隻有想到做愛時,下身才會有分泌液出現。

  現實生活中,有些女性朋友可能有過這種體驗,比如在遊樂場坐空中飛車時,下來之後就會發現下身有了分泌液。有人說這是吓出了尿,事實上這是一種因緊張過度而出現的生理反應。這種現象不僅在女性身上有,在男性身上也有表現。比如空中跳傘兵在初次進行跳傘訓練時,降落地面的一瞬間,有的就會不由自主地she精。

  在我們所接受的傳統性愛知識教育中,我們一直認爲,隻有愉快的刺激才能産生性欲望,但現在卻有一些專家學者認爲,緊張與恐怖也能讓人産生性反應——似乎從道理很難講通。據有關專家介紹,在一些民間宗教中,女信徒常常被置于恐怖場面中加以考驗,有些女信徒已經達到信仰的狀态,對恐怖場面不但不害怕,反而會感到說不出來的興奮,這個時候,她們的yin道裏竟然也能分泌出大量的液體來。這種現象固然無從考證,但受虐狂式的性愛卻似乎能夠證明它有一定的可能性。受虐狂者在性愛中,對于一般人必然會感覺到痛苦或恐怖的行爲,他們不僅沒有反感,反而樂此不疲并産生性沖動。這種情況說明,在某種時候,強烈的緊張或恐怖感,可能轉化爲快樂的反射條件。

  人類的排卵期是固定的,在一般情況下不會受性交的影響,但是處于強烈恐怖狀态之中也有可能突然排卵。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有很多德國婦女受到了占領軍的強暴。有人對這些受害婦女的月經周期做過跟蹤調查,其結果頗令人吃驚:在遭受強暴而受孕的女性中,有很多當時正處于月經黃體期。通常說來,黃體期是不會排卵的,所以不會受孕,但她們卻受孕了。這隻能有一個解釋,那就是女性有可能在突如其來的打擊面前,由于極度恐怖的作用而突然排卵。

  過去還有這樣一種現象,那就是越窮的人生孩子越多。有人解釋說,這是由于窮人沒有什麽娛樂生活,隻能以性愛自娛,所以才養出許多孩子來。這實在是一種荒謬之談。比如非洲饑民,他們在慢性饑餓的煎熬下,大概不會有心思通過做愛取樂,但他們的人口卻出現爆炸性增長,這種現象似乎還應該用突然排卵來解釋。當非洲婦女面臨着斷糧的絕境時,她們延續生命的意識就會增強,一有交合便會突然排卵。

  由此可見,性不僅是生命的開端,也不僅僅與快樂相連,它還是生命的歸宿,與死亡和恐怖相連續。既然性的意識可以在死亡和恐怖中反射出來,那麽女性無性沖動時下身也會出現分泌液的說法就是完全可以成立的。

  這種認識對于人類的性愛也有實際意義,它的深刻含意在于,人的性愛主要是一種受大腦皮質控制的活動,有時生理反應并不一定代表通常的心理反應,如果僅僅有生理反應,那隻能是一種低層次的性活動,隻有從精神活動的高度來控制性行爲,那才能進入高層次的靈與肉的溝通與融合。

  因此,我們也不難理解:芳子在拒絕丈夫求歡情況下,yin道出現分泌液是因爲她對丈夫近乎暴虐般肉體折磨而産生恐怖心理作用的結果。

  老公不顧我生理期把我搞得腰疼

  芳子(化名)潸然淚下說“我丈夫懷疑我在外養‘小白臉’,變着花招折磨我,硬要逼我說出那個野男人是誰。”芳子還沒說到兩句又抽泣起來。爲了穩定她的情緒,我顯得很随意地詢問了一些她與她丈夫的婚戀情況,随着她情緒的漸漸平靜,我了解了她渴望伸冤的緣由。

  原來,長得眉清目秀、溫柔娴雅的芳子,是那種讓人看一眼就感到嬌美的姿色中泛着似水柔情的女人。她大學畢業後應聘到一家公司當會計,丈夫是公司的中層幹部。對芳子加盟公司,他顯得格外興奮,使出渾身解數終于把她的芳心給俘虜了。可是婚後,丈夫就像變了個人,不僅時刻以一個從奴隸到将軍的勝利者的姿态對她指手畫腳,而且自己的許多缺點、毛病也纖毫畢露,動不動就發脾氣、講粗話。性格上的反差加上爲人處世的觀念不同,導緻他們的感情越來越差,吵架成了家常便飯。往往丈夫在理虧詞窮的情況下,還死要面子,如果芳子不服,丈夫就對她動粗施暴。迫于丈夫的淫威,芳子隻好忍氣吞聲,最終妥協。

  豈料,丈夫對芳子的這種委曲求全,維護家庭團結大局的做法不僅不能正确認識,反而認爲她軟弱可欺,得寸進尺地發展到生活的各個方面。尤其是在夫妻生活中,更是随“性”所欲肆無忌憚,無論芳子願意不願意,不論她處于什麽心境和生理情況下,隻要他想做愛,芳子就一定得答應他、配合他,有時甚至在芳子來例假時,他性趣上來了,不管三七二十一地就硬幹。如果芳子敢表示不滿或不從,他就采取拳打腳踢的武力征服。

  一個星期前的一天晚上,芳子在單位加班很晚才回到家。丈夫也許是等不到她早已睡下,她暗自慶幸終于可以睡個安穩香甜的覺了,于是蹑手蹑腳地洗漱完畢,進了女兒的房間。誰知,她剛進入夢鄉就被丈夫的一陣粗魯的撫摸驚醒了。“幹什麽呀,别吵醒女兒啦!”芳子埋怨道。“誰讓你到這邊睡了?”丈夫瞪着眼睛壓住嗓門對她吼道。“我回來晚了,還不是怕打擾你嗎!”芳子溫柔地敷衍着他。“哼!你那點心思騙得了我?跟我到那邊睡去!”丈夫以命令的口氣說。芳子太了解丈夫了,今晚如果不讓他“過把瘾”就不會善罷甘休,隻得乖乖地跟他回到卧室。

  進了卧室的門,丈夫急不可耐地抱着她就往床上倒下去,也許是丈夫用力過猛,竟撞疼了她。“你不能溫柔一點呀?我的腰被你撞得好疼啊。”

  “腰疼?隻要那地方不疼就行。”丈夫一副猴急的樣子就要往她身上壓。

  “求求你,今天我太累了。明天好不好?”芳子向他發出乞求的目光。

  “什麽,你敢耍我?”丈夫說着對她就是一陣拳腳相加的暴打,可憐芳子被打得蜷縮成一團。

  “你别打了。我不是不同意你做,我是怕我沒有力氣配合你,讓你掃興……”

  “隻要你允許我幹,我就有性趣。”丈夫見她求饒了,一把拽下她的内褲……當他摸她的下身時,突然發現裏邊是濕潤的,丈夫頓時火冒三丈:“你口口聲聲說累了、沒有性趣,原來你心裏裝着别的男人。說,他是誰?看老子不劈了他。”

  “你今天犯的哪門子邪呀?我壓根兒就不是那種偷人的女人。”人格受到污辱的芳子氣憤地反駁他。

  “你有理啦?我要你,你一再拒絕是事實吧?如果你不是想着那個野男人的話,你那地方怎麽會有分泌物,嗯?”丈夫雙手緊緊地捏着她兩隻纖細的胳膊,疼得她直鑽心。

  “我怎麽知道?反正我對你從沒有外心。”爲此,兩人折騰了一夜。芳子暗自思忖:也許是丈夫晚上的欲望沒有得到發洩,惹得他胡思亂想,隻要她今天晚上好好伺候他一番,說不定就會風平浪靜的。然而,芳子想錯了。丈夫晚上回到家依然抓着“她拒絕與他做愛,可那地方怎麽會有分泌液”的把柄,逼她說出“那個野男人”。精神和肉體都遭受丈夫折磨的芳子,萬般無奈之下,想到求救心理咨詢。

  芳子的遭遇是令人同情的,但她在拒絕丈夫做愛要求的情況下,yin道内會有“分泌液”排出的現象,似乎有點令人費解。稍懂得一點性生理和性心理知識的人都知道,yin道分泌液是女性性快感的指示器——芳子在根本沒有性趣而拒絕丈夫求歡的那天晚上,yin道裏是不會有分泌液排出的,可她恰恰“那地方是濕潤”的,那就不由得她的丈夫懷疑:一定是心裏想着她的心上人,才會有性沖動,才會出現這種現象。

  但是對這個結論的哂脜s是應該有所限制的。根據美國著名性學家葛爾·羅賓在他的《酷兒理論》中的闡述:不能把“yin道分泌液看作是女性的性快感的指示器”,反過來絕對化,變成隻要女性yin道裏出現分泌液,就證明她一定有了性沖動。這應該是對芳子拒絕與丈夫做愛而yin道出現分泌液的最科學佐證。問題是,爲什麽會有這種“反常現象”呢?

  兴苤缘膟in道對于冷暖的感覺能力是很差的,yin道裏已經分泌出潤滑液來,但女性卻未意識到,這種事情是常有的。這種現象證明,女性的性中樞雖然受到了刺激,但本人卻有可能根本沒有覺察到身體的反應。所以,我們絕對不能斷言:女性隻有想到做愛時,下身才會有分泌液出現。

  現實生活中,有些女性朋友可能有過這種體驗,比如在遊樂場坐空中飛車時,下來之後就會發現下身有了分泌液。有人說這是吓出了尿,事實上這是一種因緊張過度而出現的生理反應。這種現象不僅在女性身上有,在男性身上也有表現。比如空中跳傘兵在初次進行跳傘訓練時,降落地面的一瞬間,有的就會不由自主地she精。

  在我們所接受的傳統性愛知識教育中,我們一直認爲,隻有愉快的刺激才能産生性欲望,但現在卻有一些專家學者認爲,緊張與恐怖也能讓人産生性反應——似乎從道理很難講通。據有關專家介紹,在一些民間宗教中,女信徒常常被置于恐怖場面中加以考驗,有些女信徒已經達到信仰的狀态,對恐怖場面不但不害怕,反而會感到說不出來的興奮,這個時候,她們的yin道裏竟然也能分泌出大量的液體來。這種現象固然無從考證,但受虐狂式的性愛卻似乎能夠證明它有一定的可能性。受虐狂者在性愛中,對于一般人必然會感覺到痛苦或恐怖的行爲,他們不僅沒有反感,反而樂此不疲并産生性沖動。這種情況說明,在某種時候,強烈的緊張或恐怖感,可能轉化爲快樂的反射條件。

  人類的排卵期是固定的,在一般情況下不會受性交的影響,但是處于強烈恐怖狀态之中也有可能突然排卵。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有很多德國婦女受到了占領軍的強暴。有人對這些受害婦女的月經周期做過跟蹤調查,其結果頗令人吃驚:在遭受強暴而受孕的女性中,有很多當時正處于月經黃體期。通常說來,黃體期是不會排卵的,所以不會受孕,但她們卻受孕了。這隻能有一個解釋,那就是女性有可能在突如其來的打擊面前,由于極度恐怖的作用而突然排卵。

  過去還有這樣一種現象,那就是越窮的人生孩子越多。有人解釋說,這是由于窮人沒有什麽娛樂生活,隻能以性愛自娛,所以才養出許多孩子來。這實在是一種荒謬之談。比如非洲饑民,他們在慢性饑餓的煎熬下,大概不會有心思通過做愛取樂,但他們的人口卻出現爆炸性增長,這種現象似乎還應該用突然排卵來解釋。當非洲婦女面臨着斷糧的絕境時,她們延續生命的意識就會增強,一有交合便會突然排卵。

  由此可見,性不僅是生命的開端,也不僅僅與快樂相連,它還是生命的歸宿,與死亡和恐怖相連續。既然性的意識可以在死亡和恐怖中反射出來,那麽女性無性沖動時下身也會出現分泌液的說法就是完全可以成立的。

  這種認識對于人類的性愛也有實際意義,它的深刻含意在于,人的性愛主要是一種受大腦皮質控制的活動,有時生理反應并不一定代表通常的心理反應,如果僅僅有生理反應,那隻能是一種低層次的性活動,隻有從精神活動的高度來控制性行爲,那才能進入高層次的靈與肉的溝通與融合。

  因此,我們也不難理解:芳子在拒絕丈夫求歡情況下,yin道出現分泌液是因爲她對丈夫近乎暴虐般肉體折磨而産生恐怖心理作用的結果。

  芳子(化名)潸然泪下说“我丈夫怀疑我在外养‘小白脸’,变着花招折磨我,硬要逼我说出那个野男人是谁。”芳子还没说到两句又抽泣起来。为了稳定她的情绪,我显得很随意地询问了一些她与她丈夫的婚恋情况,随着她情绪的渐渐平静,我了解了她渴望伸冤的缘由。

  原来,长得眉清目秀、温柔娴雅的芳子,是那种让人看一眼就感到娇美的姿色中泛着似水柔情的女人。她大学毕业后应聘到一家公司当会计,丈夫是公司的中层干部。对芳子加盟公司,他显得格外兴奋,使出浑身解数终于把她的芳心给俘虏了。可是婚后,丈夫就像变了个人,不仅时刻以一个从奴隶到将军的胜利者的姿态对她指手画脚,而且自己的许多缺点、毛病也纤毫毕露,动不动就发脾气、讲粗话。性格上的反差加上为人处世的观念不同,导致他们的感情越来越差,吵架成了家常便饭。往往丈夫在理亏词穷的情况下,还死要面子,如果芳子不服,丈夫就对她动粗施暴。迫于丈夫的淫威,芳子只好忍气吞声,最终妥协。

  岂料,丈夫对芳子的这种委曲求全,维护家庭团结大局的做法不仅不能正确认识,反而认为她软弱可欺,得寸进尺地发展到生活的各个方面。尤其是在夫妻生活中,更是随“性”所欲肆无忌惮,无论芳子愿意不愿意,不论她处于什么心境和生理情况下,只要他想做爱,芳子就一定得答应他、配合他,有时甚至在芳子来例假时,他性趣上来了,不管三七二十一地就硬干。如果芳子敢表示不满或不从,他就采取拳打脚踢的武力征服。

  一个星期前的一天晚上,芳子在单位加班很晚才回到家。丈夫也许是等不到她早已睡下,她暗自庆幸终于可以睡个安稳香甜的觉了,于是蹑手蹑脚地洗漱完毕,进了女儿的房间。谁知,她刚进入梦乡就被丈夫的一阵粗鲁的抚摸惊醒了。“干什么呀,别吵醒女儿啦!”芳子埋怨道。“谁让你到这边睡了?”丈夫瞪着眼睛压住嗓门对她吼道。“我回来晚了,还不是怕打扰你吗!”芳子温柔地敷衍着他。“哼!你那点心思骗得了我?跟我到那边睡去!”丈夫以命令的口气说。芳子太了解丈夫了,今晚如果不让他“过把瘾”就不会善罢甘休,只得乖乖地跟他回到卧室。

  进了卧室的门,丈夫急不可耐地抱着她就往床上倒下去,也许是丈夫用力过猛,竟撞疼了她。“你不能温柔一点呀?我的腰被你撞得好疼啊。”

  “腰疼?只要那地方不疼就行。”丈夫一副猴急的样子就要往她身上压。

  “求求你,今天我太累了。明天好不好?”芳子向他发出乞求的目光。

  “什么,你敢耍我?”丈夫说着对她就是一阵拳脚相加的暴打,可怜芳子被打得蜷缩成一团。

  “你别打了。我不是不同意你做,我是怕我没有力气配合你,让你扫兴……”

  “只要你允许我干,我就有性趣。”丈夫见她求饶了,一把拽下她的内裤……当他摸她的下身时,突然发现里边是湿润的,丈夫顿时火冒三丈:“你口口声声说累了、没有性趣,原来你心里装着别的男人。说,他是谁?看老子不劈了他。”

  老公不顾我生理期把我搞得腰疼

  芳子(化名)潸然泪下说“我丈夫怀疑我在外养‘小白脸’,变着花招折磨我,硬要逼我说出那个野男人是谁。”芳子还没说到两句又抽泣起来。为了稳定她的情绪,我显得很随意地询问了一些她与她丈夫的婚恋情况,随着她情绪的渐渐平静,我了解了她渴望伸冤的缘由。

  原来,长得眉清目秀、温柔娴雅的芳子,是那种让人看一眼就感到娇美的姿色中泛着似水柔情的女人。她大学毕业后应聘到一家公司当会计,丈夫是公司的中层干部。对芳子加盟公司,他显得格外兴奋,使出浑身解数终于把她的芳心给俘虏了。可是婚后,丈夫就像变了个人,不仅时刻以一个从奴隶到将军的胜利者的姿态对她指手画脚,而且自己的许多缺点、毛病也纤毫毕露,动不动就发脾气、讲粗话。性格上的反差加上为人处世的观念不同,导致他们的感情越来越差,吵架成了家常便饭。往往丈夫在理亏词穷的情况下,还死要面子,如果芳子不服,丈夫就对她动粗施暴。迫于丈夫的淫威,芳子只好忍气吞声,最终妥协。

  岂料,丈夫对芳子的这种委曲求全,维护家庭团结大局的做法不仅不能正确认识,反而认为她软弱可欺,得寸进尺地发展到生活的各个方面。尤其是在夫妻生活中,更是随“性”所欲肆无忌惮,无论芳子愿意不愿意,不论她处于什么心境和生理情况下,只要他想做爱,芳子就一定得答应他、配合他,有时甚至在芳子来例假时,他性趣上来了,不管三七二十一地就硬干。如果芳子敢表示不满或不从,他就采取拳打脚踢的武力征服。

  一个星期前的一天晚上,芳子在单位加班很晚才回到家。丈夫也许是等不到她早已睡下,她暗自庆幸终于可以睡个安稳香甜的觉了,于是蹑手蹑脚地洗漱完毕,进了女儿的房间。谁知,她刚进入梦乡就被丈夫的一阵粗鲁的抚摸惊醒了。“干什么呀,别吵醒女儿啦!”芳子埋怨道。“谁让你到这边睡了?”丈夫瞪着眼睛压住嗓门对她吼道。“我回来晚了,还不是怕打扰你吗!”芳子温柔地敷衍着他。“哼!你那点心思骗得了我?跟我到那边睡去!”丈夫以命令的口气说。芳子太了解丈夫了,今晚如果不让他“过把瘾”就不会善罢甘休,只得乖乖地跟他回到卧室。

  进了卧室的门,丈夫急不可耐地抱着她就往床上倒下去,也许是丈夫用力过猛,竟撞疼了她。“你不能温柔一点呀?我的腰被你撞得好疼啊。”

  “腰疼?只要那地方不疼就行。”丈夫一副猴急的样子就要往她身上压。

  “求求你,今天我太累了。明天好不好?”芳子向他发出乞求的目光。

  “什么,你敢耍我?”丈夫说着对她就是一阵拳脚相加的暴打,可怜芳子被打得蜷缩成一团。

  “你别打了。我不是不同意你做,我是怕我没有力气配合你,让你扫兴……”

  “只要你允许我干,我就有性趣。”丈夫见她求饶了,一把拽下她的内裤……当他摸她的下身时,突然发现里边是湿润的,丈夫顿时火冒三丈:“你口口声声说累了、没有性趣,原来你心里装着别的男人。说,他是谁?看老子不劈了他。”

  “你今天犯的哪门子邪呀?我压根儿就不是那种偷人的女人。”人格受到污辱的芳子气愤地反驳他。

  “你有理啦?我要你,你一再拒绝是事实吧?如果你不是想着那个野男人的话,你那地方怎么会有分泌物,嗯?”丈夫双手紧紧地捏着她两只纤细的胳膊,疼得她直钻心。

  “我怎么知道?反正我对你从没有外心。”为此,两人折腾了一夜。芳子暗自思忖:也许是丈夫晚上的欲望没有得到发泄,惹得他胡思乱想,只要她今天晚上好好伺候他一番,说不定就会风平浪静的。然而,芳子想错了。丈夫晚上回到家依然抓着“她拒绝与他做爱,可那地方怎么会有分泌液”的把柄,逼她说出“那个野男人”。精神和肉体都遭受丈夫折磨的芳子,万般无奈之下,想到求救心理咨询。

  芳子的遭遇是令人同情的,但她在拒绝丈夫做爱要求的情况下,yin道内会有“分泌液”排出的现象,似乎有点令人费解。稍懂得一点性生理和性心理知识的人都知道,yin道分泌液是女性性快感的指示器——芳子在根本没有性趣而拒绝丈夫求欢的那天晚上,yin道里是不会有分泌液排出的,可她恰恰“那地方是湿润”的,那就不由得她的丈夫怀疑:一定是心里想着她的心上人,才会有性冲动,才会出现这种现象。

  但是对这个结论的运用却是应该有所限制的。根据美国著名性学家葛尔·罗宾在他的《酷儿理论》中的阐述:不能把“yin道分泌液看作是女性的性快感的指示器”,反过来绝对化,变成只要女性yin道里出现分泌液,就证明她一定有了性冲动。这应该是对芳子拒绝与丈夫做爱而yin道出现分泌液的最科学佐证。问题是,为什么会有这种“反常现象”呢?

  众所周知,女性的yin道对于冷暖的感觉能力是很差的,yin道里已经分泌出润滑液来,但女性却未意识到,这种事情是常有的。这种现象证明,女性的性中枢虽然受到了刺激,但本人却有可能根本没有觉察到身体的反应。所以,我们绝对不能断言:女性只有想到做爱时,下身才会有分泌液出现。

  现实生活中,有些女性朋友可能有过这种体验,比如在游乐场坐空中飞车时,下来之后就会发现下身有了分泌液。有人说这是吓出了尿,事实上这是一种因紧张过度而出现的生理反应。这种现象不仅在女性身上有,在男性身上也有表现。比如空中跳伞兵在初次进行跳伞训练时,降落地面的一瞬间,有的就会不由自主地she精。

  在我们所接受的传统性爱知识教育中,我们一直认为,只有愉快的刺激才能产生性欲望,但现在却有一些专家学者认为,紧张与恐怖也能让人产生性反应——似乎从道理很难讲通。据有关专家介绍,在一些民间宗教中,女信徒常常被置于恐怖场面中加以考验,有些女信徒已经达到信仰的状态,对恐怖场面不但不害怕,反而会感到说不出来的兴奋,这个时候,她们的yin道里竟然也能分泌出大量的液体来。这种现象固然无从考证,但受虐狂式的性爱却似乎能够证明它有一定的可能性。受虐狂者在性爱中,对于一般人必然会感觉到痛苦或恐怖的行为,他们不仅没有反感,反而乐此不疲并产生性冲动。这种情况说明,在某种时候,强烈的紧张或恐怖感,可能转化为快乐的反射条件。

  人类的排卵期是固定的,在一般情况下不会受性交的影响,但是处于强烈恐怖状态之中也有可能突然排卵。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有很多德国妇女受到了占领军的强暴。有人对这些受害妇女的月经周期做过跟踪调查,其结果颇令人吃惊:在遭受强暴而受孕的女性中,有很多当时正处于月经黄体期。通常说来,黄体期是不会排卵的,所以不会受孕,但她们却受孕了。这只能有一个解释,那就是女性有可能在突如其来的打击面前,由于极度恐怖的作用而突然排卵。

  过去还有这样一种现象,那就是越穷的人生孩子越多。有人解释说,这是由于穷人没有什么娱乐生活,只能以性爱自娱,所以才养出许多孩子来。这实在是一种荒谬之谈。比如非洲饥民,他们在慢性饥饿的煎熬下,大概不会有心思通过做爱取乐,但他们的人口却出现爆炸性增长,这种现象似乎还应该用突然排卵来解释。当非洲妇女面临着断粮的绝境时,她们延续生命的意识就会增强,一有交合便会突然排卵。

  由此可见,性不仅是生命的开端,也不仅仅与快乐相连,它还是生命的归宿,与死亡和恐怖相连续。既然性的意识可以在死亡和恐怖中反射出来,那么女性无性冲动时下身也会出现分泌液的说法就是完全可以成立的。

  这种认识对于人类的性爱也有实际意义,它的深刻含意在于,人的性爱主要是一种受大脑皮质控制的活动,有时生理反应并不一定代表通常的心理反应,如果仅仅有生理反应,那只能是一种低层次的性活动,只有从精神活动的高度来控制性行为,那才能进入高层次的灵与肉的沟通与融合。

  因此,我们也不难理解:芳子在拒绝丈夫求欢情况下,yin道出现分泌液是因为她对丈夫近乎暴虐般肉体折磨而产生恐怖心理作用的结果。

  老公不顾我生理期把我搞得腰疼

  芳子(化名)潸然泪下说“我丈夫怀疑我在外养‘小白脸’,变着花招折磨我,硬要逼我说出那个野男人是谁。”芳子还没说到两句又抽泣起来。为了稳定她的情绪,我显得很随意地询问了一些她与她丈夫的婚恋情况,随着她情绪的渐渐平静,我了解了她渴望伸冤的缘由。

  原来,长得眉清目秀、温柔娴雅的芳子,是那种让人看一眼就感到娇美的姿色中泛着似水柔情的女人。她大学毕业后应聘到一家公司当会计,丈夫是公司的中层干部。对芳子加盟公司,他显得格外兴奋,使出浑身解数终于把她的芳心给俘虏了。可是婚后,丈夫就像变了个人,不仅时刻以一个从奴隶到将军的胜利者的姿态对她指手画脚,而且自己的许多缺点、毛病也纤毫毕露,动不动就发脾气、讲粗话。性格上的反差加上为人处世的观念不同,导致他们的感情越来越差,吵架成了家常便饭。往往丈夫在理亏词穷的情况下,还死要面子,如果芳子不服,丈夫就对她动粗施暴。迫于丈夫的淫威,芳子只好忍气吞声,最终妥协。

  岂料,丈夫对芳子的这种委曲求全,维护家庭团结大局的做法不仅不能正确认识,反而认为她软弱可欺,得寸进尺地发展到生活的各个方面。尤其是在夫妻生活中,更是随“性”所欲肆无忌惮,无论芳子愿意不愿意,不论她处于什么心境和生理情况下,只要他想做爱,芳子就一定得答应他、配合他,有时甚至在芳子来例假时,他性趣上来了,不管三七二十一地就硬干。如果芳子敢表示不满或不从,他就采取拳打脚踢的武力征服。

  一个星期前的一天晚上,芳子在单位加班很晚才回到家。丈夫也许是等不到她早已睡下,她暗自庆幸终于可以睡个安稳香甜的觉了,于是蹑手蹑脚地洗漱完毕,进了女儿的房间。谁知,她刚进入梦乡就被丈夫的一阵粗鲁的抚摸惊醒了。“干什么呀,别吵醒女儿啦!”芳子埋怨道。“谁让你到这边睡了?”丈夫瞪着眼睛压住嗓门对她吼道。“我回来晚了,还不是怕打扰你吗!”芳子温柔地敷衍着他。“哼!你那点心思骗得了我?跟我到那边睡去!”丈夫以命令的口气说。芳子太了解丈夫了,今晚如果不让他“过把瘾”就不会善罢甘休,只得乖乖地跟他回到卧室。

  进了卧室的门,丈夫急不可耐地抱着她就往床上倒下去,也许是丈夫用力过猛,竟撞疼了她。“你不能温柔一点呀?我的腰被你撞得好疼啊。”

  “腰疼?只要那地方不疼就行。”丈夫一副猴急的样子就要往她身上压。

  “求求你,今天我太累了。明天好不好?”芳子向他发出乞求的目光。

  “什么,你敢耍我?”丈夫说着对她就是一阵拳脚相加的暴打,可怜芳子被打得蜷缩成一团。

  “你别打了。我不是不同意你做,我是怕我没有力气配合你,让你扫兴……”

  “只要你允许我干,我就有性趣。”丈夫见她求饶了,一把拽下她的内裤……当他摸她的下身时,突然发现里边是湿润的,丈夫顿时火冒三丈:“你口口声声说累了、没有性趣,原来你心里装着别的男人。说,他是谁?看老子不劈了他。”

  “你今天犯的哪门子邪呀?我压根儿就不是那种偷人的女人。”人格受到污辱的芳子气愤地反驳他。

  “你有理啦?我要你,你一再拒绝是事实吧?如果你不是想着那个野男人的话,你那地方怎么会有分泌物,嗯?”丈夫双手紧紧地捏着她两只纤细的胳膊,疼得她直钻心。

  “我怎么知道?反正我对你从没有外心。”为此,两人折腾了一夜。芳子暗自思忖:也许是丈夫晚上的欲望没有得到发泄,惹得他胡思乱想,只要她今天晚上好好伺候他一番,说不定就会风平浪静的。然而,芳子想错了。丈夫晚上回到家依然抓着“她拒绝与他做爱,可那地方怎么会有分泌液”的把柄,逼她说出“那个野男人”。精神和肉体都遭受丈夫折磨的芳子,万般无奈之下,想到求救心理咨询。

  芳子的遭遇是令人同情的,但她在拒绝丈夫做爱要求的情况下,yin道内会有“分泌液”排出的现象,似乎有点令人费解。稍懂得一点性生理和性心理知识的人都知道,yin道分泌液是女性性快感的指示器——芳子在根本没有性趣而拒绝丈夫求欢的那天晚上,yin道里是不会有分泌液排出的,可她恰恰“那地方是湿润”的,那就不由得她的丈夫怀疑:一定是心里想着她的心上人,才会有性冲动,才会出现这种现象。

  但是对这个结论的运用却是应该有所限制的。根据美国著名性学家葛尔·罗宾在他的《酷儿理论》中的阐述:不能把“yin道分泌液看作是女性的性快感的指示器”,反过来绝对化,变成只要女性yin道里出现分泌液,就证明她一定有了性冲动。这应该是对芳子拒绝与丈夫做爱而yin道出现分泌液的最科学佐证。问题是,为什么会有这种“反常现象”呢?

  众所周知,女性的yin道对于冷暖的感觉能力是很差的,yin道里已经分泌出润滑液来,但女性却未意识到,这种事情是常有的。这种现象证明,女性的性中枢虽然受到了刺激,但本人却有可能根本没有觉察到身体的反应。所以,我们绝对不能断言:女性只有想到做爱时,下身才会有分泌液出现。

  现实生活中,有些女性朋友可能有过这种体验,比如在游乐场坐空中飞车时,下来之后就会发现下身有了分泌液。有人说这是吓出了尿,事实上这是一种因紧张过度而出现的生理反应。这种现象不仅在女性身上有,在男性身上也有表现。比如空中跳伞兵在初次进行跳伞训练时,降落地面的一瞬间,有的就会不由自主地she精。

  在我们所接受的传统性爱知识教育中,我们一直认为,只有愉快的刺激才能产生性欲望,但现在却有一些专家学者认为,紧张与恐怖也能让人产生性反应——似乎从道理很难讲通。据有关专家介绍,在一些民间宗教中,女信徒常常被置于恐怖场面中加以考验,有些女信徒已经达到信仰的状态,对恐怖场面不但不害怕,反而会感到说不出来的兴奋,这个时候,她们的yin道里竟然也能分泌出大量的液体来。这种现象固然无从考证,但受虐狂式的性爱却似乎能够证明它有一定的可能性。受虐狂者在性爱中,对于一般人必然会感觉到痛苦或恐怖的行为,他们不仅没有反感,反而乐此不疲并产生性冲动。这种情况说明,在某种时候,强烈的紧张或恐怖感,可能转化为快乐的反射条件。

  人类的排卵期是固定的,在一般情况下不会受性交的影响,但是处于强烈恐怖状态之中也有可能突然排卵。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有很多德国妇女受到了占领军的强暴。有人对这些受害妇女的月经周期做过跟踪调查,其结果颇令人吃惊:在遭受强暴而受孕的女性中,有很多当时正处于月经黄体期。通常说来,黄体期是不会排卵的,所以不会受孕,但她们却受孕了。这只能有一个解释,那就是女性有可能在突如其来的打击面前,由于极度恐怖的作用而突然排卵。

  过去还有这样一种现象,那就是越穷的人生孩子越多。有人解释说,这是由于穷人没有什么娱乐生活,只能以性爱自娱,所以才养出许多孩子来。这实在是一种荒谬之谈。比如非洲饥民,他们在慢性饥饿的煎熬下,大概不会有心思通过做爱取乐,但他们的人口却出现爆炸性增长,这种现象似乎还应该用突然排卵来解释。当非洲妇女面临着断粮的绝境时,她们延续生命的意识就会增强,一有交合便会突然排卵。

  由此可见,性不仅是生命的开端,也不仅仅与快乐相连,它还是生命的归宿,与死亡和恐怖相连续。既然性的意识可以在死亡和恐怖中反射出来,那么女性无性冲动时下身也会出现分泌液的说法就是完全可以成立的。

  这种认识对于人类的性爱也有实际意义,它的深刻含意在于,人的性爱主要是一种受大脑皮质控制的活动,有时生理反应并不一定代表通常的心理反应,如果仅仅有生理反应,那只能是一种低层次的性活动,只有从精神活动的高度来控制性行为,那才能进入高层次的灵与肉的沟通与融合。

  因此,我们也不难理解:芳子在拒绝丈夫求欢情况下,yin道出现分泌液是因为她对丈夫近乎暴虐般肉体折磨而产生恐怖心理作用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