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故事亲情故事母亲的胸怀

母亲的胸怀

美文閲读网一路拔剑围观:更新时间:2017-08-23 10:37:57

  在“動物世界”節目中看到這樣一幅情景:一隻蘆葦莺正卧在巢裏孵蛋,也許是沉浸在即将做媽媽的幸福憧憬中吧,它顯得那麽溫柔而興奮。此時它并沒注意到有一雙眼睛正遠遠地透過樹葉縫隙在“偷窺”它。也許是一天或者幾天沒吃東西了吧,饑餓的蘆葦莺四周看了看覺得寶貝們沒有危險,終于暫時離巢去覓食了。這下,那雙偷窺的眼睛終于露出了興奮的光芒,它趕忙飛到蘆葦莺的巢裏。像蘆葦莺一樣,它仰起頭,警覺地向四周看了看——此時我發現它嘴裏竟銜了一枚蛋,隻見它放下那枚蛋,然後竟将巢裏的另一枚蛋擠出巢,落到樹下。正不解其意,解說員的解說令我又氣又笑:原來那是一隻大杜鵑,它将自己産下的蛋偷偷混在蘆葦莺的巢裏是爲了讓人家爲自己孵蛋産子,真是個又懶又滑的家夥!

  粗心的蘆葦莺怎麽也沒想到自己短暫的離開竟造成了意想不到的後果。幾十天後,大杜鵑的崽竟先破殼而出了。也是在蘆葦莺離巢之際,這個出生沒幾天的家夥竟将其他的未破殼的“兄弟”擠出了巢!這下它成了蘆葦莺的“獨生子”,蘆葦莺更加細心呵護它。沒幾個月它竟然長得是母親的幾倍大了。看着蘆葦莺殷勤地給它喂食,我的心裏真是深深地爲它感到悲哀:是它的母親将你的一個孩子在未出生時殺死,又是它将你另外兩個孩子在即将出生時殺死,而你現在卻還在精心地喂養着它……

  後來,我看明白了:蘆葦莺何嘗沒有發現它的“獨生子”絕非親生呢,随着“獨生子”一天天長大,它怎能沒有察覺呢,可是它親身将那個“小殺手”孵出又喂養大,在感情上它沒法不将“小殺手”當成自己的親骨肉啊!

  我的悲哀漸漸變成了感動。

  看過這樣一則報道:在日本關東軍從東北倉惶撤退的廢墟上,一個小女孩被遺落在了那裏。當一個鄉下大嫂發現那個小女孩時,小女孩已經哭啞了嗓子。大嫂親切地問她話,誰知她竟驚恐地冒出了一連串的日語!日本鬼子!那一刻大嫂腦海裏馬上閃現的是一幅幅血腥殘暴的燒殺搶掠畫面……

  可是最終大嫂卻将那個小女孩領回了家裏。此時她已經是四個孩子的母親了,一家八口人上有老下有小本來就過着吃了上頓沒有下頓的日子,添一張嘴就意味着生活會更艱難。村裏人知道她收留了一個日本人的孩子後非常氣憤:殺人放火的日本鬼子孽種,怎麽還能養她!家裏人有死于關東軍之手的,氣勢洶洶找上門來要“讨還血債”。大嫂挺立在門口:“她和我的小女兒一樣大,她不過是個孩子,你們要殺她除非先把我殺了……”那一刻,她像一隻危急關頭拼命護崽兒的母獅子……

  不知經曆了多少苦難,當年那個兩歲的小女孩終于長大成人了,并且也做了母親,而當年的大嫂已經是白發蒼蒼的老人了。可是當日本尋找在中國的遺孤的消息傳到這個偏僻的鄉村時,老人卻告訴女兒:你回日本去找你的親人吧,他們不知道有多惦念你……

  女兒去日本時母女二人抱在一起痛哭失聲:“媽媽,無論什麽時候,您都是我的親媽媽!”女兒泣不成聲了。一聲“好閨女”老人便再也說不出話了——是啊,她永遠無法忘記她在廢墟中見到的那個小女孩那驚恐的眼神和祈求的目光,那是隻有女兒見到媽媽時才可能有的目光啊,所以她才将她領回了家。而自從小女孩踏進家門的那一天起,她甯願讓親生的女兒挨餓也要讓這個女兒吃飽,她對這個女兒比對親生的還要好啊!

  我不知道蘆葦莺和它精心喂養大的那個“獨生子”後來的情況如何,但當初的農家大嫂後來的中國老媽媽卻和日本女兒演繹了真摯動人的跨海深情。不過我覺得兩個故事有一點是相同的,那就是對母愛的诠釋:母愛是世間最無私的情感,母親的胸懷是世上最寬廣的空間,可以包容一切,哪怕仇恨——無論人還是動物,莫不如此。

  在“动物世界”节目中看到这样一幅情景:一只芦苇莺正卧在巢里孵蛋,也许是沉浸在即将做妈妈的幸福憧憬中吧,它显得那么温柔而兴奋。此时它并没注意到有一双眼睛正远远地透过树叶缝隙在“偷窥”它。也许是一天或者几天没吃东西了吧,饥饿的芦苇莺四周看了看觉得宝贝们没有危险,终于暂时离巢去觅食了。这下,那双偷窥的眼睛终于露出了兴奋的光芒,它赶忙飞到芦苇莺的巢里。像芦苇莺一样,它仰起头,警觉地向四周看了看——此时我发现它嘴里竟衔了一枚蛋,只见它放下那枚蛋,然后竟将巢里的另一枚蛋挤出巢,落到树下。正不解其意,解说员的解说令我又气又笑:原来那是一只大杜鹃,它将自己产下的蛋偷偷混在芦苇莺的巢里是为了让人家为自己孵蛋产子,真是个又懒又滑的家伙!

  粗心的芦苇莺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短暂的离开竟造成了意想不到的后果。几十天后,大杜鹃的崽竟先破壳而出了。也是在芦苇莺离巢之际,这个出生没几天的家伙竟将其他的未破壳的“兄弟”挤出了巢!这下它成了芦苇莺的“独生子”,芦苇莺更加细心呵护它。没几个月它竟然长得是母亲的几倍大了。看着芦苇莺殷勤地给它喂食,我的心里真是深深地为它感到悲哀:是它的母亲将你的一个孩子在未出生时杀死,又是它将你另外两个孩子在即将出生时杀死,而你现在却还在精心地喂养着它……

  后来,我看明白了:芦苇莺何尝没有发现它的“独生子”绝非亲生呢,随着“独生子”一天天长大,它怎能没有察觉呢,可是它亲身将那个“小杀手”孵出又喂养大,在感情上它没法不将“小杀手”当成自己的亲骨肉啊!

  我的悲哀渐渐变成了感动。

  看过这样一则报道:在日本关东军从东北仓惶撤退的废墟上,一个小女孩被遗落在了那里。当一个乡下大嫂发现那个小女孩时,小女孩已经哭哑了嗓子。大嫂亲切地问她话,谁知她竟惊恐地冒出了一连串的日语!日本鬼子!那一刻大嫂脑海里马上闪现的是一幅幅血腥残暴的烧杀抢掠画面……

  可是最终大嫂却将那个小女孩领回了家里。此时她已经是四个孩子的母亲了,一家八口人上有老下有小本来就过着吃了上顿没有下顿的日子,添一张嘴就意味着生活会更艰难。村里人知道她收留了一个日本人的孩子后非常气愤:杀人放火的日本鬼子孽种,怎么还能养她!家里人有死于关东军之手的,气势汹汹找上门来要“讨还血债”。大嫂挺立在门口:“她和我的小女儿一样大,她不过是个孩子,你们要杀她除非先把我杀了……”那一刻,她像一只危急关头拼命护崽儿的母狮子……

  不知经历了多少苦难,当年那个两岁的小女孩终于长大成人了,并且也做了母亲,而当年的大嫂已经是白发苍苍的老人了。可是当日本寻找在中国的遗孤的消息传到这个偏僻的乡村时,老人却告诉女儿:你回日本去找你的亲人吧,他们不知道有多惦念你……

  女儿去日本时母女二人抱在一起痛哭失声:“妈妈,无论什么时候,您都是我的亲妈妈!”女儿泣不成声了。一声“好闺女”老人便再也说不出话了——是啊,她永远无法忘记她在废墟中见到的那个小女孩那惊恐的眼神和祈求的目光,那是只有女儿见到妈妈时才可能有的目光啊,所以她才将她领回了家。而自从小女孩踏进家门的那一天起,她宁愿让亲生的女儿挨饿也要让这个女儿吃饱,她对这个女儿比对亲生的还要好啊!

  我不知道芦苇莺和它精心喂养大的那个“独生子”后来的情况如何,但当初的农家大嫂后来的中国老妈妈却和日本女儿演绎了真挚动人的跨海深情。不过我觉得两个故事有一点是相同的,那就是对母爱的诠释:母爱是世间最无私的情感,母亲的胸怀是世上最宽广的空间,可以包容一切,哪怕仇恨——无论人还是动物,莫不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