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故事亲情故事一纸遗嘱两份母爱

一纸遗嘱两份母爱

美文閲读网最强丹师围观:更新时间:2017-08-23 10:39:56

  經不住小芸遊說,她媽媽終于同意跟我爸“接觸接觸”,就等我全力攻克最後的堡壘了。可在我一輪輪“苦口婆心”的規勸下,父親總是淡淡一笑不置可否。他才50歲,我實在不忍心看他一個人寂寞地度過晚年。

  小芸的父親早在四年前去世。我和她在一次閑聊中突發靈感:既然我們好得像親生姐妹一樣,何不幹脆兩好合一好,把各自的家長撮合到一塊兒?我們爲這偉大的決定還策劃了一個晚上。

  但當我正要進一步向父親軟磨硬纏時,忽覺不對勁,一看台曆,後怕地吐吐舌頭,趕忙給小芸打去電話——我親生母親的忌日将至,這幾天“不宜行動”!

  料峭的寒風夾着絲絲冷雨,萬年青和小松柏也似在瑟瑟戰栗,空曠的墓地揪心地清冷。父親默默地伫立在凄風苦雨中,一如我從小的記憶:每逢清明或兩個忌日來掃墓,他那棱角分明的嘴唇總是在微微翕動,似在與他的妻子們喃喃訴說家常。市郊南山下這片墓地,長眠着兩位在父親生命中僅是匆匆過客的女人,她們與心愛的丈夫白頭偕老的心願,已先後淪爲九泉之下永遠的遺憾。

  母親去世那年我隻有三歲,無法想起許多在咿呀學語、蹒跚學步時的往事,隻能憑遺像才能依稀回憶起慈愛的親生母親,回憶起她那溫暖的懷抱,還有那淡淡的乳香。在我剛剛成人時,還因爲她而臉紅心跳地憧憬着做一個母親,我相信沉浸在那樣的溫暖那樣的馨香裏,對于孩子來說,會是一種多麽熨帖陶醉的幸福感受。

  在墓地西頭,長眠着我的繼母。肝癌奪走她生命那年,她隻有31歲。與我相依相伴整整六個春秋的時光裏,我是排斥她,甚至是讨厭她的。盡管她對我很和藹,把我當成自己的親生女兒,但是年幼的我始終無法理解父親爲什麽要找另外一個女人來替代我的媽媽。還記得上小學的時候,放學後我會和同學去附近的公園玩耍,故意晚回家讓她擔心;我會故意不好好吃飯,拉着爸爸的衣角投訴她飯沒有媽媽做得好吃;我會故意把新換上的衣服弄髒,然後幸災樂禍地看着她幫我洗衣服……

  直到繼母去世後,父親動情地告訴我,爲了我,她決絕地不生育,爲了這個家她付出了太多太多。回憶起六年中繼母悉心照料我們父女倆的日日夜夜,我才恍然大悟,原來繼母的愛,其實和生母一樣的偉大。

  父親的書房裏,并排挂着兩副尺寸同樣的遺像。對于他來說,我的兩個母親都是他的至愛。

  不久後,國慶節到了,小芸發出了最後通牒:“你再不反饋信息,我媽還以爲你爸在擺譜呢,她的自尊心也是很強的!行不行,總要給個話吧!”

  那天回家,我試探着又和父親說起了和小芸母親見面的事:“明天小芸就和她媽一塊兒過來,你們聊聊吧?”父親的神情倏地凝固了。

  “爸,”我動了感情,“爲了我,您都苦了這麽多年!我也工作了,終究也要嫁人的,您就打算後半生做孤家寡人?”父親沉默良久,長歎一聲:“我正想對你說說這件事呢!”他起身去了卧室,我聽見櫃子被打開的聲音。不一會兒,他拿出來一隻發黃的信封,默默地遞給我。我狐疑地打開,愣了,竟是一份遺囑——

  振華:

  隻恨今生無緣陪你白頭偕老。離開之前最擔心的是女兒,你又是個生活方面不怎麽注意的人,啰嗦幾句,希望你能夠照顧好她:

  一、琴琴是個女孩,要天天洗澡,冬天可每周洗三次;

  二、她太愛吃糖,不能遷就,女孩子的牙齒太重要了;

  三、衛生間沒有鎖,記住要換上,女孩子到了六七歲就知道害羞了,要讓她有安全感;

  四、我娘家家族有青光眼遺傳病史,記住每年帶女兒去檢查一次,萬一有問題好及早治療;

  ……

  我的眼淚泉湧而出!彌留之際,媽媽事無巨細地關注着身後的女兒,叮囑竟達十幾條!更令我吃驚的是,在已經開始發黃的稿箋上,在生母的簽名之後,竟又是繼母情深意笃的絕筆——

  振華:

  我的悲哀和美玲一樣,老天不公平,不讓我與你攜手走到生命盡頭。所幸琴琴已長大許多,但隻有12歲,建議爲她再找一個媽媽,但一定要心地善良。美玲囑咐的我都盡力做了,以後你得爲女兒注意幾點:

  一、萬一她考不上重點中學,千萬不要流露不快,要多鼓勵;

  二、她的小提琴已不合年齡段了,請再購置一把,這方面的練習也不要給她壓力,畢竟不是她的發展方向;

  三、她的個性太強,是該引導了,要學會謙虛和聽取别人意見;

  四、進初中後,尤其要注意孩子早戀傾向,這是我最擔心的。沒了母親,她有些心裏話沒地方說,你要像母親一樣,跟她交朋友;

  ……

  捧着兩位母親接力棒一般立下的遺囑,我痛哭失聲一頭紮進父親懷裏。

  父親輕撫着我的頭發,低沉地說:“孩子,我爲什麽要将這份遺囑拿給你看?其實,是否再婚,我的内心也經曆過許多矛盾。那天去墓地,我才最終做出決定。我在心裏對她們說,你們都是世界上最好的妻子,最好的母親!雖然我不迷信,但我總感覺,是不是真如别人所說我天生‘克妻’呢?如果确是那樣,我絕不能再傷害另一個好女人了!女兒啊,我想讓你知道,有你的兩位好母親在我心中,爸爸這輩子足夠了!”

  经不住小芸游说,她妈妈终于同意跟我爸“接触接触”,就等我全力攻克最后的堡垒了。可在我一轮轮“苦口婆心”的规劝下,父亲总是淡淡一笑不置可否。他才50岁,我实在不忍心看他一个人寂寞地度过晚年。

  小芸的父亲早在四年前去世。我和她在一次闲聊中突发灵感:既然我们好得像亲生姐妹一样,何不干脆两好合一好,把各自的家长撮合到一块儿?我们为这伟大的决定还策划了一个晚上。

  但当我正要进一步向父亲软磨硬缠时,忽觉不对劲,一看台历,后怕地吐吐舌头,赶忙给小芸打去电话——我亲生母亲的忌日将至,这几天“不宜行动”!

  料峭的寒风夹着丝丝冷雨,万年青和小松柏也似在瑟瑟战栗,空旷的墓地揪心地清冷。父亲默默地伫立在凄风苦雨中,一如我从小的记忆:每逢清明或两个忌日来扫墓,他那棱角分明的嘴唇总是在微微翕动,似在与他的妻子们喃喃诉说家常。市郊南山下这片墓地,长眠着两位在父亲生命中仅是匆匆过客的女人,她们与心爱的丈夫白头偕老的心愿,已先后沦为九泉之下永远的遗憾。

  母亲去世那年我只有三岁,无法想起许多在咿呀学语、蹒跚学步时的往事,只能凭遗像才能依稀回忆起慈爱的亲生母亲,回忆起她那温暖的怀抱,还有那淡淡的乳香。在我刚刚成人时,还因为她而脸红心跳地憧憬着做一个母亲,我相信沉浸在那样的温暖那样的馨香里,对于孩子来说,会是一种多么熨帖陶醉的幸福感受。

  在墓地西头,长眠着我的继母。肝癌夺走她生命那年,她只有31岁。与我相依相伴整整六个春秋的时光里,我是排斥她,甚至是讨厌她的。尽管她对我很和蔼,把我当成自己的亲生女儿,但是年幼的我始终无法理解父亲为什么要找另外一个女人来替代我的妈妈。还记得上小学的时候,放学后我会和同学去附近的公园玩耍,故意晚回家让她担心;我会故意不好好吃饭,拉着爸爸的衣角投诉她饭没有妈妈做得好吃;我会故意把新换上的衣服弄脏,然后幸灾乐祸地看着她帮我洗衣服……

  直到继母去世后,父亲动情地告诉我,为了我,她决绝地不生育,为了这个家她付出了太多太多。回忆起六年中继母悉心照料我们父女俩的日日夜夜,我才恍然大悟,原来继母的爱,其实和生母一样的伟大。

  父亲的书房里,并排挂着两副尺寸同样的遗像。对于他来说,我的两个母亲都是他的至爱。

  不久后,国庆节到了,小芸发出了最后通牒:“你再不反馈信息,我妈还以为你爸在摆谱呢,她的自尊心也是很强的!行不行,总要给个话吧!”

  那天回家,我试探着又和父亲说起了和小芸母亲见面的事:“明天小芸就和她妈一块儿过来,你们聊聊吧?”父亲的神情倏地凝固了。

  “爸,”我动了感情,“为了我,您都苦了这么多年!我也工作了,终究也要嫁人的,您就打算后半生做孤家寡人?”父亲沉默良久,长叹一声:“我正想对你说说这件事呢!”他起身去了卧室,我听见柜子被打开的声音。不一会儿,他拿出来一只发黄的信封,默默地递给我。我狐疑地打开,愣了,竟是一份遗嘱——

  振华:

  只恨今生无缘陪你白头偕老。离开之前最担心的是女儿,你又是个生活方面不怎么注意的人,啰嗦几句,希望你能够照顾好她:

  一、琴琴是个女孩,要天天洗澡,冬天可每周洗三次;

  二、她太爱吃糖,不能迁就,女孩子的牙齿太重要了;

  三、卫生间没有锁,记住要换上,女孩子到了六七岁就知道害羞了,要让她有安全感;

  四、我娘家家族有青光眼遗传病史,记住每年带女儿去检查一次,万一有问题好及早治疗;

  ……

  我的眼泪泉涌而出!弥留之际,妈妈事无巨细地关注着身后的女儿,叮嘱竟达十几条!更令我吃惊的是,在已经开始发黄的稿笺上,在生母的签名之后,竟又是继母情深意笃的绝笔——

  振华:

  我的悲哀和美玲一样,老天不公平,不让我与你携手走到生命尽头。所幸琴琴已长大许多,但只有12岁,建议为她再找一个妈妈,但一定要心地善良。美玲嘱咐的我都尽力做了,以后你得为女儿注意几点:

  一、万一她考不上重点中学,千万不要流露不快,要多鼓励;

  二、她的小提琴已不合年龄段了,请再购置一把,这方面的练习也不要给她压力,毕竟不是她的发展方向;

  三、她的个性太强,是该引导了,要学会谦虚和听取别人意见;

  四、进初中后,尤其要注意孩子早恋倾向,这是我最担心的。没了母亲,她有些心里话没地方说,你要像母亲一样,跟她交朋友;

  ……

  捧着两位母亲接力棒一般立下的遗嘱,我痛哭失声一头扎进父亲怀里。

  父亲轻抚着我的头发,低沉地说:“孩子,我为什么要将这份遗嘱拿给你看?其实,是否再婚,我的内心也经历过许多矛盾。那天去墓地,我才最终做出决定。我在心里对她们说,你们都是世界上最好的妻子,最好的母亲!虽然我不迷信,但我总感觉,是不是真如别人所说我天生‘克妻’呢?如果确是那样,我绝不能再伤害另一个好女人了!女儿啊,我想让你知道,有你的两位好母亲在我心中,爸爸这辈子足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