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散文短篇散文大家都请注意:“我不好找别人,最好是别人找我”

大家都请注意:“我不好找别人,最好是别人找我”

美文摘抄网仙壶农庄围观:更新时间:2018-02-26 00:42:00
作者:金曉勝
按理說,我喜歡那個女人,或者我要找哪個人,我要主動去找别人,我感覺我認識的人,或許都有被植入“人體芯片”的可能,當然,可能隻有很少,因爲被植入者已被控制,未被植入者又不能知情,所以,我被“監視迫害”10年多,沒有人向我透漏半點信息,我隻能在腦裏猜來猜去的,比較累,所以,我把我的主要經曆或者想說的都發表在網上,這樣誰看到了,我才會獲得有效信息。
我不知道巧勝那邊的那個女孩--伶俐在哪裏,我無論問誰,怎麽問?都不會有結果的,所以,如果她看到了,希望能聯系我,當然,我并不能100%确定她就是我的将來的妻子,因爲至少現在還不是,但是我内心就是那樣認爲的,至少先要見到她爲止,因爲我内心有她,愛她。
因爲,我已經被孤立很長時間了,所以,常常獨自一個人在樓上看書或是喝茶,有苦說不出,如果我問我爸媽:我是被監控了等等,他們會說:“阿勝,你去看醫生,你有病”,這樣的話,很早我就提問過多次,他們都是類似的回答,所以,到現在,我不敢多問。
一說到工作的事情,其實并不是我心理問題什麽的,其實是公司負責人被“邪惡者”控制了或者被欺詐了,對我有不利的看法導緻我不得不離開。至少“人體芯片”來窺視我的内心而獲得信息準确率很低,因爲我有幻覺的,再說“人體芯片”獲得信息很容易被作假的。
我把我的個人信息留在網上就是希望别人找我,不管是誰找我,我都真战哟
在我的眼裏,伶俐那邊的家人也有不少人被“控制了”,所以,她如果出事了,就不應該把希望放在自家人身上,應該找我才是對的,就算我沒錢,我跟家人一說不就解決了?!
根據上次去年酒會上看到她的表情和臉色,她應該是被“隐瞞着”的,不然不會那麽憔悴,可能是她想的很糾結所緻。
當然,如果都是我猜想的,我會把她帶到我家裏,跟我在一起。
(冒昧+包涵)

作者:金晓胜
按理说,我喜欢那个女人,或者我要找哪个人,我要主动去找别人,我感觉我认识的人,或许都有被植入“人体芯片”的可能,当然,可能只有很少,因为被植入者已被控制,未被植入者又不能知情,所以,我被“监视迫害”10年多,没有人向我透漏半点信息,我只能在脑里猜来猜去的,比较累,所以,我把我的主要经历或者想说的都发表在网上,这样谁看到了,我才会获得有效信息。
我不知道巧胜那边的那个女孩--伶俐在哪里,我无论问谁,怎么问?都不会有结果的,所以,如果她看到了,希望能联系我,当然,我并不能100%确定她就是我的将来的妻子,因为至少现在还不是,但是我内心就是那样认为的,至少先要见到她为止,因为我内心有她,爱她。
因为,我已经被孤立很长时间了,所以,常常独自一个人在楼上看书或是喝茶,有苦说不出,如果我问我爸妈:我是被监控了等等,他们会说:“阿胜,你去看医生,你有病”,这样的话,很早我就提问过多次,他们都是类似的回答,所以,到现在,我不敢多问。
一说到工作的事情,其实并不是我心理问题什么的,其实是公司负责人被“邪恶者”控制了或者被欺诈了,对我有不利的看法导致我不得不离开。至少“人体芯片”来窥视我的内心而获得信息准确率很低,因为我有幻觉的,再说“人体芯片”获得信息很容易被作假的。
我把我的个人信息留在网上就是希望别人找我,不管是谁找我,我都真诚接待
在我的眼里,伶俐那边的家人也有不少人被“控制了”,所以,她如果出事了,就不应该把希望放在自家人身上,应该找我才是对的,就算我没钱,我跟家人一说不就解决了?!
根据上次去年酒会上看到她的表情和脸色,她应该是被“隐瞒着”的,不然不会那么憔悴,可能是她想的很纠结所致。
当然,如果都是我猜想的,我会把她带到我家里,跟我在一起。
(冒昧+包涵)

标签:别人注意大家信息控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