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诗歌现代诗歌怀念秋天

怀念秋天

短文学航空梦围观:更新时间:2018-10-20 11:21:05

馱着斜陽歸巢的白鴿,
抖落一身秋的倦意,
悲鳴着呼喚,
呼喚遠處的“姑姑”。
空氣凝固成了清冷,
枯樹昏鴉。
陽光也在風中丢了溫,
人如秋,秋黃人亦老。

當時我還小,祖母也在,
肥貓就膩在身邊。
我跟祖母各占一邊,
一邊是細瑣的針線,
一邊是純真的笑臉。
貓在假寐着念經,
“咕嘟”聲伴着受了寒的光線,
映出祖母褶皺的臉、佝偻的背、幹癟的手掌。
她眯着眼借光縫衣服,
我惬意的想着快快長大。
窗外的深秋迫不及待地襲來,
我窺一眼脫光毛的樹枝,
又看一眼我的祖母,
逃走的恐懼是被驚吓的老鼠。

秋如悲歌,悲歌如酒。
酒入腸其實是難受的,
秋的冰冷也是讓人難受的。
我懷念秋天是因爲我無法挽回,
正如我懷念祖母永别在這深秋裏。
寒秋依舊,陰雨如注。
在這樣的秋裏我被傲立枝頭的菊折服,
面對歲月的侵蝕,
她在萬籁俱寂中一枝獨秀。
我仿佛看到了祖母,
可惜,我再也看不到祖母。
我甚至來不及看她最後一眼。
野草讓蟋蟀催高,
秋夢被霜殺死在枯枝頭上,
露珠是幹涸了的最後一滴淚。
當我回家,祖母靜靜地躺着,
松散的墓墟,無人問津。
大地是飽餐了的巨獸,
它睡的踏實,我跪在墳頭無力掙紮。

眼淚哽咽了喉嚨,
倏忽又看到祖母,
不,她就在我的身旁,
我們相互偎依,滿心歡喜。
太陽地攀上枝頭,
我看到他被青女的笛聲刺傷,
煙波随即徽至颂炜铡
秋雨于是在牧童的牛鈴裏飄搖而至。
再也見不到秋天的溫暖。
别了,飄搖中盈盈的飛蟲,
别了,風雨中荒涼的墳冢,
别了,安息在秋風中美麗的靈魂。

驮着斜阳归巢的白鸽,
抖落一身秋的倦意,
悲鸣着呼唤,
呼唤远处的“姑姑”。
空气凝固成了清冷,
枯树昏鸦。
阳光也在风中丢了温,
人如秋,秋黄人亦老。

当时我还小,祖母也在,
肥猫就腻在身边。
我跟祖母各占一边,
一边是细琐的针线,
一边是纯真的笑脸。
猫在假寐着念经,
“咕嘟”声伴着受了寒的光线,
映出祖母褶皱的脸、佝偻的背、干瘪的手掌。
她眯着眼借光缝衣服,
我惬意的想着快快长大。
窗外的深秋迫不及待地袭来,
我窥一眼脱光毛的树枝,
又看一眼我的祖母,
逃走的恐惧是被惊吓的老鼠。

秋如悲歌,悲歌如酒。
酒入肠其实是难受的,
秋的冰冷也是让人难受的。
我怀念秋天是因为我无法挽回,
正如我怀念祖母永别在这深秋里。
寒秋依旧,阴雨如注。
在这样的秋里我被傲立枝头的菊折服,
面对岁月的侵蚀,
她在万籁俱寂中一枝独秀。
我仿佛看到了祖母,
可惜,我再也看不到祖母。
我甚至来不及看她最后一眼。
野草让蟋蟀催高,
秋梦被霜杀死在枯枝头上,
露珠是干涸了的最后一滴泪。
当我回家,祖母静静地躺着,
松散的墓墟,无人问津。
大地是饱餐了的巨兽,
它睡的踏实,我跪在坟头无力挣扎。

眼泪哽咽了喉咙,
倏忽又看到祖母,
不,她就在我的身旁,
我们相互偎依,满心欢喜。
太阳地攀上枝头,
我看到他被青女的笛声刺伤,
烟波随即笼罩了天空。
秋雨于是在牧童的牛铃里飘摇而至。
再也见不到秋天的温暖。
别了,飘摇中盈盈的飞虫,
别了,风雨中荒凉的坟冢,
别了,安息在秋风中美丽的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