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作文零分作文2015年四川高考零分作文:中国式平衡

2015年四川高考零分作文:中国式平衡

高考零分作文锻仙围观:更新时间:2015-11-11 10:14:24

  當我看到這個主題我突然感覺很想笑,是的,沒錯我想笑。我仿佛能透過這張試卷看到閱卷老師鐵青鐵青的臉。

  據媒體報道現在近十年來房價漲幅爲20倍。當所有有夢想的年輕人被房價壓得擡不起頭來的時候,平衡在哪裏?普通老百姓一個月的工資隻夠買0。5個平方的房子,而“表哥”的一塊表就是好幾萬塊,表哥說他還有好幾十塊這樣的表。表哥還說他在北京還有好幾套房。于是,我的眼珠子都快要掉下來。

  幸好,接下來又有了“房姐”,“房姐”用她的實際行動告訴“表哥”:你娃太嫩了!據媒體報道房姐在北京有幾十套房,有四個戶口本。戶口本是真的,連身份證號碼都有四個。這次,我的眼珠子才真的掉下來了,摸了半天才鑲回去。據此,有關部門默不作聲,無人承擔責任,無人受此事牽連。突然,我平衡了。

  當富二代開着跑車拿着鮮花在校園裏泡妞的時候,當跑車的轟鳴與強勁的尾氣噴在我臉上的時候我在想,我爹怎麽就不是李剛?這種消極的思想在我身體裏肆意蔓延,讓我萎靡不振。此時郭美美同學的事迹又及時的點醒了我。親爹靠不住的時候其實還有一種人叫幹爹。遺憾的是幹爹都不收幹兒子。

  當救死扶傷的中國紅十字會賬目說不清楚的時候,當郭美美展示身上奢侈品的時候,當有人要問責郭美美的時候。美美告訴他們,姐手裏有17。4G的視頻。于是,紅會領導趕緊表态:誰也沒有這麽說過!郭美美同學用實際行動扞衛了自身的利益,展示了新一代青年的高貴品質。她用她雪白的大腿一次又一次的站在了紅會至高無上的領獎台上。

  平衡?我一直都想過一種平衡的生活。那裏人人平等,那裏高度法制,那裏的城管不會打人,那裏的校長不會開房,那裏的醫生專心治病。可是我身在這樣的社會,呼吸着高度污染的空氣,吃着随時要人命的食品,看着煙草公司局長的公積金一百多萬。我想問問,您平衡了嗎?您信不信中國夢會實現?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信了。

  當黃浦江上一萬多頭豬集體跳江的時候我知道,我要再不平衡,我的下場也會像它們一樣。我一直期待着過一種平衡的生活,那裏的官員廉潔務實,那裏的商人用良心經商,那裏的房價高的不那麽誇張,那裏的人民幸福美滿。

  還有幾分鍾就該交卷了,我知道我的作文戳痛了閱卷老師那顆小小心髒。零分吧,我給您一個建議。反正我不怕,三鹿奶粉都沒有弄死我,零分又能奈我何?不要猶豫,趕緊打分,完了打麻将去……感覺像《皇帝的新裝》裏的那個小孩。

  当我看到这个主题我突然感觉很想笑,是的,没错我想笑。我仿佛能透过这张试卷看到阅卷老师铁青铁青的脸。

  据媒体报道现在近十年来房价涨幅为20倍。当所有有梦想的年轻人被房价压得抬不起头来的时候,平衡在哪里?普通老百姓一个月的工资只够买0。5个平方的房子,而“表哥”的一块表就是好几万块,表哥说他还有好几十块这样的表。表哥还说他在北京还有好几套房。于是,我的眼珠子都快要掉下来。

  幸好,接下来又有了“房姐”,“房姐”用她的实际行动告诉“表哥”:你娃太嫩了!据媒体报道房姐在北京有几十套房,有四个户口本。户口本是真的,连身份证号码都有四个。这次,我的眼珠子才真的掉下来了,摸了半天才镶回去。据此,有关部门默不作声,无人承担责任,无人受此事牵连。突然,我平衡了。

  当富二代开着跑车拿着鲜花在校园里泡妞的时候,当跑车的轰鸣与强劲的尾气喷在我脸上的时候我在想,我爹怎么就不是李刚?这种消极的思想在我身体里肆意蔓延,让我萎靡不振。此时郭美美同学的事迹又及时的点醒了我。亲爹靠不住的时候其实还有一种人叫干爹。遗憾的是干爹都不收干儿子。

  当救死扶伤的中国红十字会账目说不清楚的时候,当郭美美展示身上奢侈品的时候,当有人要问责郭美美的时候。美美告诉他们,姐手里有17。4G的视频。于是,红会领导赶紧表态:谁也没有这么说过!郭美美同学用实际行动扞卫了自身的利益,展示了新一代青年的高贵品质。她用她雪白的大腿一次又一次的站在了红会至高无上的领奖台上。

  平衡?我一直都想过一种平衡的生活。那里人人平等,那里高度法制,那里的城管不会打人,那里的校长不会开房,那里的医生专心治病。可是我身在这样的社会,呼吸着高度污染的空气,吃着随时要人命的食品,看着烟草公司局长的公积金一百多万。我想问问,您平衡了吗?您信不信中国梦会实现?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信了。

  当黄浦江上一万多头猪集体跳江的时候我知道,我要再不平衡,我的下场也会像它们一样。我一直期待着过一种平衡的生活,那里的官员廉洁务实,那里的商人用良心经商,那里的房价高的不那么夸张,那里的人民幸福美满。

  还有几分钟就该交卷了,我知道我的作文戳痛了阅卷老师那颗小小心脏。零分吧,我给您一个建议。反正我不怕,三鹿奶粉都没有弄死我,零分又能奈我何?不要犹豫,赶紧打分,完了打麻将去……感觉像《皇帝的新装》里的那个小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