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作文满分作文心灵的拐杖

心灵的拐杖

美文阅读网香江大亨围观:更新时间:2017-12-23 09:58:04
心灵的拐杖

  2017年高考滿分作文範文:心靈的拐杖

  面朝黃土,他扛起了一個家,而今花白了發,他依然健朗,隻因拄着心靈的拐杖。

  ——題記

  黑色的外殼,機身寬而稍薄,超大的矩形屏幕,約莫指甲蓋大小的按鍵。

  這是一台手機,一台“老人機”。此刻的它正被老人握在手裏,粗糙的指腹輕輕摩挲着機身,溫柔而纏綿。老人在等待着什麽,在這等待的過程中,他可以慢慢地,回憶些什麽。

  那該是十幾年前的事了。那年頭,别說手機了,連電話都沒有。唯一的通信方式便是寫信。一筆一劃的思念,一字一句的關心,被裝進一個簡易的信封裏,貼上八分的郵票,寄往未知的遠方。

  信是寄了,卻不一定到得了遊子手中,有那麽幾年,與在外打工的女兒失去了聯絡,也不知多少次含了淚,怔怔地望着被退回的信。寄不出,隻能等女兒寄來。白日裏總有幹不完的農活,便時常趁夜往村頭跑,隻盼得女兒的信已經送到了村長家。山裏不比平原,家家戶戶都散落在大山裏,一個來回,少說也得兩個小時。去時傍着夕陽,心中急切,三步并作兩步,可臨近村頭,望着村長屋裏的燈光,又踯躅起來。去得多了,村長早曉得他的來意,看着他三天兩頭跑,信卻沒有消息,心裏也不是個滋味。村裏的年輕人外出打工是常事,這樣的擔憂,村長也深有體會,看他這般,竟是連安慰的話都說不出口。而他一見村長的神色,便知道希望再次落空。回時步子明顯慢了下來,幾步一回頭,明知夜裏不可能有郵遞員送信,卻還是忍不住期待。漸漸遠了人家,獨行于寂寂山林中,看一輪殘月鎖一汪憂愁思念在渾濁的眼中。

  可縱是又的失望,他也不曾想過放棄。隻要有那個盼頭在,隻要拄着心靈的拐杖,多走幾趟夜路又何妨?隻是那心裏的思念與牽挂,支撐着他,也折磨着他。

  後來終于有了電話。紅色的固定電話,被放在那台老舊的黑白電視機旁,正對着窗,信號時有時無。沒有來電顯示,白天外出幹活的他們,也不知孩子們究竟有沒有來過電話,有沒有什麽急事。便隻好在夜裏等。他和老伴怕因爲耳朵不好使,漏聽了鈴聲,索性端了飯菜在房裏吃。一擡頭,便看見那電話安安靜靜蜷在那一隅。吃罷飯,兩人便守在電視機旁,說是看電視,心卻系在那紅色物什上。有時這一等,便是幾個鍾頭。他們習慣早睡,卻也非等到熬不住了,才想着自己給孩子打去。一再起身,胡亂換了幾次頻道,才終于拿起了話筒。剛按下幾個鍵,又猶豫了,放下聽筒,回頭與昏昏欲睡的老伴商量着要再等一會兒。雖說孩子們說是不會妨礙,他卻始終擔心會打擾他們工作。直至熟悉的鈴聲響起,精神一震,忙接起電話。如此,這一夜才睡得安穩。

  也就是三年前吧,女兒給他買了一台諾基亞手機。初時不會使用,眼見着有電話打進,不是忘了按接聽,就是錯按了挂斷,對着手機說了半天,也不見得那頭有反應。好不容易學會了,便天天手機不離身。去山裏幹活也帶着,卻又怕摔了,小心翼翼地揣在上衣口袋裏,時不時掏出來瞅一眼。天熱,小心地将外套往樹枝上挂着。正幹着活,忽覺鈴聲響起,可手中或砍或鋸,不好立刻放下,隻得一邊加快了手中動作,一邊側目往樹枝那邊望去,留心聽着,隻盼得它響得久一點。那鈴聲卻偏不如人願,時斷時續,若有若無。待放下活計,胡亂在衣服上抹淨了手,徑直往樹下去。取了外套掏出手機,一看,哪有什麽未接來電?原是太過緊張,聽差了。其實孩子們也忙,不可能天天打電話,可他是生怕了錯過哪怕一通電話。

  老人機則是今年換上的。他無意間向女兒提起過手機屏幕太小,看不清楚,怎想女兒回家時便給他帶了一台老人機。寬大的屏幕,大號的字體,操作簡單,還有語音短信。這樣一個什物握在手裏,總覺得有一股子暖意。

  這樣一個小東西,竟能傳來千裏之外的聲音,這在以前是想都不敢想的。如今,它真真實實地爲他支撐起一片天,支撐起思念,讓他能在這樣一個偏僻的小山村裏,享受到天倫之樂……

  灰暗的屏幕忽然亮了起來,熟悉的鈴聲響起。老人機震動着,喚回老人飄遠的思緒。略一低頭,他清楚的看見屏幕上顯示着“孫女”的字樣,熟練地按下了接聽鍵。

  那頭,歡快的聲音傳來:

  “爺爺,我們回來過中秋,給您和奶奶帶了月餅……”

  ……

  老人悠閑地躺在老藤椅上,嘴角上翹,月光灑下,照亮了他眼中那溢滿了的幸福和滿足。

  再過得兩日,月,就圓了……

  2017年高考满分作文范文:心灵的拐杖

  面朝黄土,他扛起了一个家,而今花白了发,他依然健朗,只因拄着心灵的拐杖。

  ——题记

  黑色的外壳,机身宽而稍薄,超大的矩形屏幕,约莫指甲盖大小的按键。

  这是一台手机,一台“老人机”。此刻的它正被老人握在手里,粗糙的指腹轻轻摩挲着机身,温柔而缠绵。老人在等待着什么,在这等待的过程中,他可以慢慢地,回忆些什么。

  那该是十几年前的事了。那年头,别说手机了,连电话都没有。唯一的通信方式便是写信。一笔一划的思念,一字一句的关心,被装进一个简易的信封里,贴上八分的邮票,寄往未知的远方。

  信是寄了,却不一定到得了游子手中,有那么几年,与在外打工的女儿失去了联络,也不知多少次含了泪,怔怔地望着被退回的信。寄不出,只能等女儿寄来。白日里总有干不完的农活,便时常趁夜往村头跑,只盼得女儿的信已经送到了村长家。山里不比平原,家家户户都散落在大山里,一个来回,少说也得两个小时。去时傍着夕阳,心中急切,三步并作两步,可临近村头,望着村长屋里的灯光,又踯躅起来。去得多了,村长早晓得他的来意,看着他三天两头跑,信却没有消息,心里也不是个滋味。村里的年轻人外出打工是常事,这样的担忧,村长也深有体会,看他这般,竟是连安慰的话都说不出口。而他一见村长的神色,便知道希望再次落空。回时步子明显慢了下来,几步一回头,明知夜里不可能有邮递员送信,却还是忍不住期待。渐渐远了人家,独行于寂寂山林中,看一轮残月锁一汪忧愁思念在浑浊的眼中。

  可纵是又的失望,他也不曾想过放弃。只要有那个盼头在,只要拄着心灵的拐杖,多走几趟夜路又何妨?只是那心里的思念与牵挂,支撑着他,也折磨着他。

  后来终于有了电话。红色的固定电话,被放在那台老旧的黑白电视机旁,正对着窗,信号时有时无。没有来电显示,白天外出干活的他们,也不知孩子们究竟有没有来过电话,有没有什么急事。便只好在夜里等。他和老伴怕因为耳朵不好使,漏听了铃声,索性端了饭菜在房里吃。一抬头,便看见那电话安安静静蜷在那一隅。吃罢饭,两人便守在电视机旁,说是看电视,心却系在那红色物什上。有时这一等,便是几个钟头。他们习惯早睡,却也非等到熬不住了,才想着自己给孩子打去。一再起身,胡乱换了几次频道,才终于拿起了话筒。刚按下几个键,又犹豫了,放下听筒,回头与昏昏欲睡的老伴商量着要再等一会儿。虽说孩子们说是不会妨碍,他却始终担心会打扰他们工作。直至熟悉的铃声响起,精神一震,忙接起电话。如此,这一夜才睡得安稳。

  也就是三年前吧,女儿给他买了一台诺基亚手机。初时不会使用,眼见着有电话打进,不是忘了按接听,就是错按了挂断,对着手机说了半天,也不见得那头有反应。好不容易学会了,便天天手机不离身。去山里干活也带着,却又怕摔了,小心翼翼地揣在上衣口袋里,时不时掏出来瞅一眼。天热,小心地将外套往树枝上挂着。正干着活,忽觉铃声响起,可手中或砍或锯,不好立刻放下,只得一边加快了手中动作,一边侧目往树枝那边望去,留心听着,只盼得它响得久一点。那铃声却偏不如人愿,时断时续,若有若无。待放下活计,胡乱在衣服上抹净了手,径直往树下去。取了外套掏出手机,一看,哪有什么未接来电?原是太过紧张,听差了。其实孩子们也忙,不可能天天打电话,可他是生怕了错过哪怕一通电话。

  老人机则是今年换上的。他无意间向女儿提起过手机屏幕太小,看不清楚,怎想女儿回家时便给他带了一台老人机。宽大的屏幕,大号的字体,操作简单,还有语音短信。这样一个什物握在手里,总觉得有一股子暖意。

  这样一个小东西,竟能传来千里之外的声音,这在以前是想都不敢想的。如今,它真真实实地为他支撑起一片天,支撑起思念,让他能在这样一个偏僻的小山村里,享受到天伦之乐……

  灰暗的屏幕忽然亮了起来,熟悉的铃声响起。老人机震动着,唤回老人飘远的思绪。略一低头,他清楚的看见屏幕上显示着“孙女”的字样,熟练地按下了接听键。

  那头,欢快的声音传来:

  “爷爷,我们回来过中秋,给您和奶奶带了月饼……”

  ……

  老人悠闲地躺在老藤椅上,嘴角上翘,月光洒下,照亮了他眼中那溢满了的幸福和满足。

  再过得两日,月,就圆了……

标签:心灵的拐杖